无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医 > 第5545章 狼搭肩全文阅读

第5545章 狼搭肩

身后果然传来一声狼嚎,夜色中只见一道影子,从身侧飞奔而来。

江季昭汗毛竖起,调转方向,往山下奔去。

那影子又从江季昭身侧追来,似乎要把他赶到什么地方。

江季昭未曾多想,没命般地跑,冷不防被捕兽夹架住,跌倒在地,小腿血流如注,吃痛惨叫。

那黑影放慢脚步,缓缓过来,江季昭看清,是一只毛发发灰的老狼,披着人穿的衣服,獠牙森森,两眼发绿。

江季昭毛骨悚然,拖着捕兽夹往前爬,那老狼仰面一嚎,扑将上来。

第二日上午,江季昭同村猎户余春,牵着狗上山,那狗一阵狂吠,往山中奔去。

余春追来,找见江季昭尸骸,小腿被捕兽夹夹住,开膛破肚,血肉模糊。

余春哇地一下便吐了,忙下山报了官。

官府来一看,江季昭分明是踩中了自己布置的捕兽夹,死后被野兽吃了,直接结案。

第二日夜里,林晓东出了定,来到山门外,远远望见赤平山上红光弥漫。

陈玉君披着衣服跟了出来:“师兄?”

林晓东回头道:“随我去赤平山。”

陈玉君回房换了衣服拿了剑,随林晓东来到了赤平山。

半山腰找见一处贤灵洞,洞外一片空地,远处皆是密林。

林晓东拂袖挺身一喝:“妖孽,快快显形!”

贤灵洞中苗羡年、路常、曾振、胡维鹭、余明闻声杀出。

路常喝问:“什么人?”

林晓东道:“凉平山寂云宫林晓东。”

对面闻言,扬眉瞪目,交换眼神。

苗羡年语气缓和:“原来是林道兄,深夜来我荒山何事?”

林晓东扫眼望去,看出余明是狼身,遂问道:“村中猎户,是被你吃了去?”

余明道:“是他自己踩了自己布置的捕兽夹,死得活该。”

林晓东问道:“猎户怎可能自己踩自己的夹子?”

余明耸肩摊手:“许是慌不择路?”

林晓东逼问:“你追赶他了?”

余明不耐,凶恶道:“是又怎样?”

林晓东道:“是,人便是你害的,妖怪害人,我便取你们性命!”

余明怒目圆瞪,举剑便砍:“就凭你?”

林晓东举剑来迎,双剑交架,有十三四合。

余明怎是对手,怀中拿来须弥瓶,放金光,欲把林晓东收去。

林晓东两手一摊,衣袖飘荡,原地不动。

余明探头张口:“啊?”

林晓东拂袖,九窍玲珑石飞去,正中余明顶上,脑浆迸出,命丧当场。

胡维鹭一怔:“师弟!”杀上前来。

林晓东拎剑相迎,双剑并起,斗十五六合。

胡维鹭亦不敌,一甩手,无色玉镖飞去,只见宝光,不见其物。

林晓东却看得分明,手一甩,飞星钉叮一声响,把无色玉镖打落在地。

胡维鹭惊问:“你怎地能看见?”

林晓东冷面不言,飞星钉飞去,正中胡维鹭眉心,头一仰,死了。

曾振瞪目大呼:“林晓东!”掣剑来取。

林晓东手中剑招架,双剑相交,战二十回合。

曾振招架不住,祭戮天紫金刺,一束红光,射向林晓东前心。

林晓东跺脚挺身,身前升起九色障,一片云光。

戮天紫金刺飞入光中,融为铁水。

曾振倒吸凉气,回身就走。

林晓东手指一弹,风雷针飞起半空,发一个雷声,正中曾振后心,身子一挺,死于地上。

路常切齿跺脚,把剑一抡,杀上前来。

林晓东便战路常,往来腾挪,有近三十合。

路常伤不得林晓东分毫,袖底拿来无踪钟一拍,当一声响,金光掠去。

林晓东将九窍玲珑石祭于顶上,放五色光护身,一声钟响,将金光挡下。

路常见状,抬手便把无踪钟往林晓东头上砸来。

林晓东手指一弹,飞星钉星光一线,当一声响,将无踪钟打落了地。

路常夺路而逃,怎来得及,被飞星钉打在后心,身亡命陨。

苗羡年浑身一抖,瞪目惊呼:“道兄!”舞剑上前。

林晓东复战苗羡年,冲突辗转,斗到三十六七合。

苗羡年袖底拿来七彩瓶,瓶口对准林晓东,放来七色宝光。

此乃是毒物,林晓东拂袖挺身,顶上现出五色莲华,青、白、红、紫、黄五光齐发。

莲华清净不染,非是毒气能伤。

苗羡年“啊”的大叫,把七彩瓶收起,复仗剑杀来。

林晓东本心剑来迎,未及三五合,祭九窍玲珑石,正中苗羡年面上,登时死了。

林晓东拂袖,将苗羡年、路常、曾振、胡维鹭、余明、江季昭灵魂,一并送去宝焰光明世界,和陈玉君回凉平山。

且说郭斐茂,抢凉平山不成,不肯死心,这日清晨,同罗毅来到安阳山法成派。

法成派掌门蒋旭通、首徒陆仪出门来见。

四人相互见礼,转去客堂,分主宾落座。

蒋旭通问道:“不知郭掌门今日何事前来?”

郭斐茂问道:“蒋掌门可知那林晓东如今住凉平山?”

蒋旭通点头:“林晓东杀了林然,占了恭兴派的山场。”

郭斐茂咧嘴切齿:“那恭兴派,如今改叫寂云宫了。”

蒋旭通侧目:“郭掌门找我,是为了此事?”

郭斐茂点头:“蒋掌门,我欲给林然报仇。”

蒋旭通道:“郭掌门自去便是,不知为何来找蒋某。”

郭斐茂道:“蒋掌门,我非是那林晓东敌手。”

蒋旭通挺身扬眉:“郭掌门胜不得此人?”

郭斐茂点头:“那林晓东能把隘口村千年老妖除去,法力自非一般,还请蒋掌门出手相助。”

蒋旭通自不肯:“郭掌门,你胜不得此人,我更胜不得。”

郭斐茂道:“我们两家联手,还怕他一个?”

蒋旭通道:“咱们两家对付一个外人,打赢了也让人笑话。”

见不到好处怎肯出手,郭斐茂心如明镜,道:“蒋掌门若助我除去此人,那恭兴派若大家业,不落到你我两家之手?”

蒋旭通侧目轻笑:“郭掌门此话当真?”

郭斐茂道:“林然师徒皆已丧命,我们给他报仇,已是仁至义尽,理应得些好处。”

蒋旭通挺身仰面,朗声道:“若如此,我便同郭掌门前去,会会此人。”郭斐茂起身一礼:“多谢蒋掌门。”遂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