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游戏小说 > 英雄无敌之隐藏建筑大师 > 569 森罗世界的双神全文阅读

569 森罗世界的双神

醉梦查看起自己的状态栏,发现自己身上正挂着一个【枯木逢春】的buff,正是这个buff在自己不断掉血的同时又不停的给自己回血。

游戏中的生命值属性,正在具现化成哐哐流出的鲜血,朝着醉梦面前的血池流去。

血池中的红童蓝发少女沐浴着鲜血,缓缓站了起来。

她嘴上一边念叨着醉梦完全听不懂的语言,一边朝着其他森罗之女走去。

人类的血液是粘稠的,但这些血液在却丝毫无法沾染蓝发少女的身体。

忽然之间,醉梦不知道为什么,开始逐渐能听懂蓝发少女的话。

“无边之漆黑已腐化诞生之仙,创生之光芒已融合壮阔之贤。

创世之源和世界之柱都已进入终末。

世界之终末已走至终末之终末。

森罗之痕终将消失,我们守护世界的责任也将走到尽头。

一切毁灭与新生之际,我愿我族均化身虫树之果,燃烧情感,化为仇恨。

化破灭之虫树,死战外敌,以殉神恩。”

“化破灭之虫树,死战外敌,以殉神恩。”

所有在场的森罗之女,都跟着蓝发开始念叨起来,一句接着一句,一声接着一声就好像某个大型邪教现场。

醉梦虽然没有完全听懂她在说什么,但隐约能感觉到她们在说什么不好的事情。

听着像是想集体自杀?

醉梦有一种感觉如果放任不管的话自己大概率会挂掉眼下七鸽大神不在自己的团队也毫无踪影唯一能救自己的只有自己。

“好不容易进入七鸽大神所说的虚空碎片中,我绝对不能一无所获的出去,最少也要把这个世界里所有的植物样本都搞上几十份。”

正当醉梦准备自救时,他突然看到一个森罗之女走了出来。

这个森罗之女手上拿着一颗翠绿的外形有点像蚕蛹的种子。

她半跪在地上将种子递给了蓝发少女。

蓝发少女接过种子后,森罗之女转过身,将自己的背部对着蓝发少女。

在醉梦惊讶的目光中,蓝发少女啪的一下,就把那颗种子硬塞进了森罗之女的背部!

森罗之女的整个身体快速抖动起来,眼神瞬间失去了光芒。

而森罗之女背后,那颗蚕蛹种子不断生长变大,转眼间就化成了一朵花盘上长着锋利牙齿的向日葵。

向日葵将根扎在地面,而那个美丽的森罗少女,也被向日葵高高提了起来。

双眼失神的森罗少女在向日葵的叶片上不断摇晃,就好像一具上吊了的尸体。

嘶~~

醉梦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他万万没想到,虫惑魔居然是这样诞生的。

“难怪,森罗少女和虫树都能作为独立的兵种个体,可又有着那种完全不掠夺,却又不供养的奇妙寄生关系。

原来虫树根本就是森罗少女故意孕育出来的。

森罗少女明明是生物,为什么能像土壤一样让虫树生根发芽,还长的这么快,她们身上到底有着什么秘密?

我很好奇!”

就在这时,醉梦看到,在场的所有森罗少女手上都拿着一个森罗种子并开始排队向蓝发少女走去。

“这不行,都变成虫惑魔了我还怎么研究?”

醉梦一咬牙,大声喊道:

“不要冲动啊,小姑娘们,你们遇到什么问题了吗?

告诉我,我可以帮忙。”

一瞬间包括蓝发少女在内的所有森罗少女都看向了被绑在树上的醉梦他们的目光冰冷而坚硬令醉梦背后一凉。

醉梦进行过无数场讲座。他早就习惯了被众人瞩目的感觉。

但此时森罗之女的眼神并不是他常见的崇拜和向往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仇恨,仿佛要将他碎尸万段一般。

醉梦紧张的咽了一口口水努力挑起了一个温柔的微笑然大声喊道:

“我可以帮忙!我是植物学家,对植物很有研究。

就算是我从未见过的植物,只要让我研究一会,我就能分析出很多东西来。

你看,你们的同伴背上被种上种子之后就失去自我意识了。

你们把我放下来让我研究一会,说不定我能解决这个问题呢?”

醉梦话说的非常诚恳但在场的森罗之女们却毫无反应。

这尴尬的气氛让醉梦不由得有些心慌。

好在,蓝发少女开口了。

“创生之光的使徒,你的神正在吞噬我们的神,你却想让我们依赖你的帮助?

看来,光是汲血之刑,还不足以让你反省你的罪恶。”

蓝发少女拍了拍手,6个森罗之女立刻在她身后浮空而起。

她们伸出手,手上慢慢长出了带着锋利硬刺的藤蔓。

“化成森林的养料,然后忏悔你的罪恶吧。”

蓝发少女一声令下,藤蔓顿时朝着醉梦飞了过去!

醉梦心中一慌,脑子里第一时间浮现出七鸽的身影。

现在能救自己的,只有七鸽大神了!

他连忙打开好友栏,却发现,在虚空碎片里,无法打开好友系统。

醉梦心中大喊一声:“苦煞我也。”随即闭上了眼睛,默默等死。

啪啪啪啪啪啪!

六声清脆的响声同时在醉梦面前响起,醉梦连忙睁开眼睛却发现那六根射向自己的藤蔓已经全部被一个高大帅气的身影握在了手中。

七鸽单独骑着一只【树栖蚁】,挡在了醉梦身前。

他将带刺的藤蔓一把甩开,晃了晃鲜血淋漓的双手,高声喊道:

“哎,这一上来就要打打杀杀的,可不符合森罗世界的特征啊。

据我所知你们森罗世界是个热爱和平,温馨愉快的世界。

为什么要这么冲动呢?”

“七鸽大神!

醉梦动容地喊道:

“大神救我啊,我还没搞到植物样本,我不想死。”

蓝发少女激动地冲着七鸽喊道:

“你是谁?你为什么能控制我们的仇恨化身!”

七鸽反手一匕首割断醉梦身上的藤蔓,对蓝发少女说道:

“不要惊慌,我只是一个想要帮助你们森罗世界的旅人而已。

我刚刚听你说,你们森罗世界的创世之源和世界之柱状态不好?

森罗世界是植物世界,你们的创世之源和世界之柱也一定是植物。

刚好,我身后这位朋友最擅长研究和治疗植物。

反正你们现在也已经走投无路,不妨让我的朋友帮你们看看,说不定可以帮你们的神治好病呢?”

蓝发少女突然眼神凌厉地瞪着七鸽,大声斥责道:“我看出来了原来你也是创生之光的走狗!

无论你有多少花言巧语都欺骗不了我。

任何想要抹去森罗世界存在痕迹的家伙都是我们森罗世界的敌人。

无边之漆黑和创生之光芒都不例外!”

“创生之光芒?”

七鸽歪了歪头,问道:

“你指的是我们亚沙世界的亚沙母神吗?

或许你有所误会,我们亚沙母神可是非常仁慈的神祇,不会抹去你们世界存在的痕迹。”

“哼!”蓝发少女愤怒地说道:

“创生之光已经将我们的世界支柱壮阔之贤完全吞噬,我亲眼所见,

就算你能控制我们的仇恨体,我依然要跟你死战到底。”

蓝发少女一挥手,森罗之女瞬间摆开阵型,似乎随时准备对七鸽发动攻击。

“啧,说不通道理,真是个麻烦的家伙。

你就算把我们杀了又能怎么样没了我们森罗世界就会变好吗?

就算真如你所说,创世之光吞噬了你们的世界之柱把我们杀了难道你们的世界之柱就能回来?

相信我们,最坏的结果就是你们被骗了,森罗世界毁灭。

可杀了我们,最好的结果也是森罗世界毁灭。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愿意让我们尝试一下?

你自己没有本事拯救你们的神祇,我们来帮你拯救你还要拒绝,甚至要对我们发起进攻。

这就是你所谓的信仰吗?

还是说,你所谓的对神的信仰都是虚的,你只是想发泄你的仇恨而已?”

听到七鸽的话,蓝发少女咬着嘴唇,更加愤怒:

“你竟敢质疑我的信仰!“

蓝发少女气的头发都飘了起来,眼看着就要动手。

七鸽在心里叹了口气,接着说道:

“给你个忠告,别在让你的族人变成虫惑魔了。

你以为仇恨会让你们变得更加强大,但这只是你的错觉。

没有理智可言的一腔怒火,什么都改变不了。”

七鸽话说完,拉住了醉梦,捏碎手上的一个圆球。

“砰!

一声巨响,烟雾瞬间充斥整片森林。

森罗少女们被烟雾呛得直咳嗽。

蓝发少女咳嗦了两声,将一些绿色的种子撒在了地上。

种子快速发芽,长出一个巨大的六叶草。

六叶草的叶片快速旋转,发出呼呼的声音,像电风扇一样将烟雾吹散。

烟雾散去,七鸽和醉梦已经消失不见了。

蓝发少女咬着嘴唇,高声说道:

“创生之光芒的走狗已经进入了我们世界,他们一定不坏好意。

不论他们想要干什么,都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

我们森罗世界的灵,一定要阻止他们。

立刻通知所有意识清醒的族人,把他们找出来。”

“是!”

森罗之女们齐齐恭顺地向着蓝发少女低下头颅。

……

……

【树栖蚁】如同镰刀一样的六条足在密密麻麻的树根上穿行,速度非常快。

在【树栖蚁】的小腹中央,七鸽和醉梦正坐在上面,

“咳咳咳!”

总算脱离危险,但醉梦还在不停地咳嗽。

啪。

七鸽将一块湿漉漉的破布罩在了醉梦脸上,勐地一擦。

“刚刚我扔出来的【巨西葫芦花树】的花粉,颗粒很大,而且对水具有很强的亲和性。

怎么样,你现在有没有好受一点?”

醉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慢慢呼出来,对七鸽说道:

“有有有,现在好受多了。

七鸽大神,我怎么会被她们抓住?你又怎么会刚好出现在这里并救下我?”

七鸽怜悯的看了醉梦一眼,回答道:

“你进入【森罗·虫树树海】的方式和我们不同,因此我们的位置是分开的。

如果就连你自己都没有被抓住的印象的话,那我估计你刚进入【虫树树海】的时候,就被她们抓到了。

额,属实也是运气不好

其实,我们进入【虫树树海】已经将近两个小时了,整个过程中我们一直在找你。

直到十几分钟前,我们才发现你的位置,只不过之前你一直处在昏迷状态,又被【森罗之女】们包围着。

我就没有直接动手。

我想看看她们把你抓住到底是想要对你做什么。

而且,你被放血的那部分也很适合作为我们的视频素材。

你想想看,如果把这个作为片头,多有冲击力,肯定能一下子抓住观众的眼球。”

卧槽!无情!

合着大神你就看我被放血放了十几分钟?

大神你就不怕我流血流死啊!

醉梦刚听到七鸽那无情的说法时,还有些懵逼。

可他细细一想却觉得七鸽说的有些道理啊!

“听大神你这么一说,确实。

我被绑在树上,鲜血哗啦啦的流,都留成一个池子了,可就是死不了。

这么震撼的开头,肯定能有不少流量。”

“啊,什么玩意?我说的是那个用你的血洗澡的【森罗之女】首领。

她那身材那皮肤那长相,肯定有流量。”

醉梦:……

七鸽:……

醉梦和七鸽对视了一眼,用力捂住自己的额头,深深感觉人间不值得。

好在,他生性洒脱。

“对了,七鸽大神,我刚刚看到,那些【森罗之女】是主动把【虫树种子】种在自己的身体里的。

从有智慧的生灵变成毫无智慧的诱饵果实,这种行为几乎等同于自杀。

万一我们走以后,她们不听大神您的劝告,还是继续自杀怎么办?”

“爱怎么办,怎么办。好言难劝该死的鬼。我们又不是她们的父亲,她们自己想死谁拦得住她们。

再说了,就算她们都变成虫惑魔也没有关系,只要重新让她们和虫树体分离,还能靠着进阶让她们再恢复灵智。

从骄傲蛮横不讲道理的坏女人变成对你百依百顺的乖宝宝,不是更好吗?”

见到七鸽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醉梦着急了起来:

“嗨呀,大神,谁管她们。我是心疼那些虫树种子。

多好的研究素材啊,万一被她们消耗掉了,我们上哪里才能找到啊。”

七鸽:……

不愧是你,醉梦。

“放心,在寻找你的过程中我们已经揭开了虫树的部分秘密。

我现在正带你去跟朝花、丁裆猫他们汇合。

我们找到了一群对我们友善的本地npc。”

“本地Npc?”

七鸽神秘的笑了起来醉梦说道:“你一定会对她们非常感兴趣的。”

……

……

【森罗金鱼草

势力:中立

等级:1

阶位:1

品质:普通

攻:2

防:1

伤害:1-2

生命:6

速度:5

特技:植物兵种

当森罗金鱼草死亡时,为周围5格范围内的森罗兵种复活生命值(点数=森罗金鱼草的总生命值)。】

【金鱼草】的体型极小,高20~70厘米。

小的【金鱼草】只比手掌大那么一点点,大的也不过一个手臂高。

她们的草茎基部有些木质化,分枝成一双小脚;叶子较大,有短柄,呈圆状披针形环绕在她们的脖子上,就好像戴了一个绿色的围巾。

她们花头舒展,花冠是筒状唇形的,基部较大且略有些膨胀,上唇直立,下唇开展外曲。

她们花冠的颜色有白、有澹红、有深红、有肉色、有浅黄、有橙黄色等,各不相同,却都十分好看。

在她们的根茎上,还有一对黑洞洞的眼睛,虽然她们没有嘴巴,但依然能靠着花冠的抖动发出声音。

七鸽和醉梦回来的时候,朝花他们正在用喷水壶给【金鱼草】浇水,还有几个人正在帮【金鱼草】梳理花冠。

一群【金鱼草】被伺候的呱呱直叫,听取蛙声一片。

场面看起来十分温馨和谐。

“七鸽大神!”

看到七鸽带着醉梦回来,丁裆猫眼睛一亮。

“大神您真的把醉梦大哥救回来了!太厉害了吧。”

“这才哪到哪呢,救回醉梦只是第一步。”

七鸽从【树栖蚁】上跳下来,又顺手拉了醉梦一把。

他笑着对丁裆猫问道:“怎么样,【金鱼草】们招供了没有?”

醉梦:?

啥玩意?招供?七鸽大神不是说是友好Npc吗?

“没呢,怎么都不肯说。”

丁裆猫愁眉苦脸。

“哼!看来她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不死心。

既然如此,我就亲自来,看看她们的嘴有多硬。”

七鸽哼了一声,大步上前。

一个正在对着【金鱼草】们好言相劝的骷髅兵玩家见到七鸽朝他走过来,连忙退到一边,恭敬地将花洒递了上去:

“七鸽大神们,是我们办事不力,没能撬开她们的嘴。”

“没关系,看好了。”

七鸽接过花洒,对着【金鱼草】阴冷一笑。

“你,你想干什么?!我们【森罗金鱼草】一族是不会出卖我们的世界的!”

【金鱼草】缩成一团,连花冠都在颤抖。

七鸽接过花洒,取出一小包黑色的粉末,对【金鱼草】说道:

“这是我们亚沙世界的营养冥土。

只要放一包进去,淋在你身上,就能让你爽到瑟瑟发抖。

尝过这个之后,一般的土壤和水分就再也没办法让你感觉到快感。”

“什、什么!太卑劣了!”

【金鱼草】大惊。

“哼。敢说我卑劣?

一包你都受不了,但是,我放两包!”

七鸽一声冷笑,连着撒了两包黑色粉末到花洒里。

“伊呀!

”【金鱼草】看得胆战心惊,汗洽股栗。

七鸽无情地将花洒中的黑水浇灌在【金鱼草】身上。

“啊!这感觉!这味道!这营养!这是我从未有过的体验。

喷我,继续喷我,不要停下来,量越大越好。”

【金鱼草】爽到浑身颤抖,连花冠都在“洗刷刷”地摇晃着。

七鸽见状,唰的一下抬起了喷壶。

“啊,不能在这个时候停下来啊。我会坏掉的。”

【金鱼草】哪里受到了这个,立刻叫喊着扑上来,却被七鸽一下子用脚挡住。

“还想要吗?我想知道什么,你应该知道吧。”

“咕。”

“说不说?不说我就不给你了。

不光不给你,我还会抓一只你的同伴,当着你的面把剩下的大半壶全部浇灌到她身上。

只有她的雌芯能得到浇灌,你只能在旁边看着。”

“咕!不要,这太残忍了!你简直就是害虫!超级大害虫。”

【金鱼草】眼角挂着眼泪,疯狂控诉。

七鸽摇晃着手上的花洒发出咕冬咕冬的声音,他邪恶一笑,轻声对着【金鱼草】说道:

“来吧,说吧。

把虫树的来源告诉我。放心,你的同伴们不会知道你说过的。

你不说出去,我也不说出去,这就是永远的秘密。

说出来后,我保证,你会很快乐的。”

“咕~~”

醉梦:……

醉梦实在受不了,对着丁裆猫私聊问道:

小丁,你们确定已经查清楚了七鸽大神现实里的底细,没有什么漏掉的地方吗?

丁裆猫:查过了,就是个安分守己的职业玩家。

醉梦:再查查!肯定有问题。

你看看他这个样子,没三年贩卖违禁药品的经验,干得出来这种事?

丁裆猫表情古怪:或许,有人在这方面就是天赋异禀。

“我说!”

终于,【金鱼草】坚持不住了。

“虫树不是我们森罗世界的本来生物。

我们森罗世界一直以来都在跟一个昆虫世界作战。

那个昆虫世界的生命都以我们森罗世界的生命为食。

我们两个世界打到双方几乎都弹尽粮绝时,我们森罗世界才成功吞噬昆虫世界。

这些虫树都是森罗世界融合了昆虫世界的规则后诞生的。

虫树虽然是我们森罗世界的生灵,但因为融合了昆虫世界的规则,变得极其残暴。

虫树不光会捉我们森罗世界的原住民,还会自相残杀。

可偏偏,虫树进化的速度比我们森罗世界的生物要快许多,不擅长战斗的我们根本不是对手。

因此,诞生之仙和壮阔之贤才将虫树一族彻底封印,令它们无法正常生长,也无法诞生智慧。

只有长期以来一直在服侍诞生之仙和壮阔之贤的【森罗之女】一族,才能解除虫树的封印,让虫树诞生。”

诞生之仙和壮阔之贤。

再次听到这两个名词,让七鸽非常好奇。

“解释一下,诞生之仙和壮阔之贤到底是什么?”

【金鱼草】挣扎了好一会,似乎是在犹豫要不要说,一直到七鸽摇晃了几下花洒,她才不情不愿地说道:

“诞生之仙是森罗凤凰木,壮阔之贤是森罗红衫王,是伴随着我们森罗世界的诞生而诞生的两位主宰。

凤凰木是森罗仙树,一切森罗生物的创世之源,壮阔之贤是撑天之柱,支撑着森罗世界的天空和大地。

两位神邸在我们森罗世界走向破灭前,都居住在森罗之灵峰。”

就在这个时候,醉梦凑到七鸽身边,仿佛被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喋喋不休地介绍起来:

“凤凰木,原产马达加斯加,我国南方许多地区都有栽种。

高达20余米,胸径可达1米,花开满树皆火红色,似飞凰之羽而得名。

红杉,松科落叶松属植物,乔木。

我们世界最高的树,漂亮国【谢尔曼将军树】就是红杉,树高83米,树围31米,大约需要二十个人才可以合抱。”

七鸽点了点头,示意知道了。

森罗世界和现实世界一定有非常大的区别。

但亚沙母神的翻译系统将森罗世界的两位主宰翻译成这两个名字,就说明两位主宰的外形大概率与凤凰木和红杉相近。

作为奖励,七鸽给【金鱼草】淋了一会黑水,在【金鱼草】享受无比的时候再次停下,问道:

“说说吧,你们森罗世界是怎么破灭的?”

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四回不让拔。

这次【金鱼草】她没有任何挣扎,直接回答了起来:

“我们艰苦地战胜昆虫世界后才发现,昆虫世界之所以会对我们发起进攻,是因为它们的世界被无边之漆黑给盯上了。

无边之漆黑是一切世界毁灭的万恶之源,会让整个世界都陷入永恒的黑暗与死寂。

我们战胜并吞噬了昆虫世界,反而让无边之漆黑注意到了我们森罗世界。

为求自保,森罗仙树和森罗贤树只能让森罗世界在虚空中逃跑。

然后我们跑着跑着,就被创生之光芒给捕获了。”

七鸽:……

果然,又是混沌干的好事。

如果从森罗世界的角度来看,它们既幸运又倒霉。

倒霉是接连碰上了混沌和亚沙。

幸运是碰上混沌以后还能碰上亚沙。

从七鸽前几次接触其它世界的经验来看,能跟混沌打的有来有回的,也只有亚沙世界了。

蜂巢世界连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就被混沌给侵蚀成了终末世界。

源龙世界那么强大,还是被混沌打的还不了手,只能在奇点龙的帮助下仓皇逃窜。

史来姆世界更惨,连自己世界的创世之神黄金史来姆都差点被混沌吞了。

也只有亚沙母神位格足够,战胜过好几次混沌入侵。

七鸽揉了揉眉心,有点明白了。

现在的情况就是,森罗世界自己打不过混沌,但它又不想被亚沙世界融合失去自主性。

亚沙世界帮他们接下混沌的压力,他们还不乐意。

森罗世界还想要继续跑跑试试看,说不定能从混沌手下跑掉。

属实既要、又要、还要,凸出一个矫情。

因此森罗世界才会在混沌入侵程度不高的情况下变成虚空碎片。

“【金鱼草】,你知道【森罗·虫树树海】里的无边之漆黑在哪里吗?”

【金鱼草】明显愣了一下:

“虫树树海?是指我们这里吗?我们这里不叫这个名字啊,我们这里是【森罗·姬芽秘境】,是森罗之女们生活的地方。

就连侍奉诞生之仙的森罗姬芽君都居住在这里。”

七鸽皱着眉问道:

“你说的森罗姬芽君,是不是蓝头发红眼睛的那个?”

“是啊是啊!她是所有姬芽的首领,心地善良,温柔可爱,从来不会伤害别人。

我们森罗种族发生矛盾是的时候,都是她来调解的。”

醉梦:……

心地温柔,温柔可爱?

我懂了,我身上的伤都是我自己摔的。

七鸽揉了揉眉心。

姬芽,应该就是森罗一族对森罗之女的称呼。

亚沙母神的命名不会有错。

从姬芽秘境变成虫树树海,这说明大部分森罗之女,都已经转变为虫惑魔了。

“那回到我刚刚的话题,你知道这里的无边之漆黑在哪里吗?”

【金鱼草】摸了摸自己头上的花冠,说道:“我当然知道,那里本来是我们【金鱼草】和影孢子们的栖息地,现在都被霸占了!”

影孢子?!

七鸽眼睛骤然一亮。

他魔法书里有个在金字塔中得到的高级魔法,名字就叫做【森罗影孢子】。

“影孢子一族也在这个世界?帮我介绍一下,顺便,能带我去见见吗?”

【金鱼草】垂头丧气地摇了摇花冠,说道:

“你见不到了,影孢子已经灭族了。

影孢子和我们【金鱼草】不同,战斗力非常强大。

它们可以借助其它森罗植物的力量,诅咒敌人的同时强化自身。

正因为强大,它们不愿意离开,和无边之漆黑斗争到了最后一刻。”

七鸽:……

难怪,森罗影孢子都变成魔法了。

既然我接了你们的遗产,就为你们报仇。

七鸽取出了一张地图,对【金鱼草】说道:

“来,这是我画的这附近的地图,你看看,无边之漆黑在哪里?

我去对付它们。

你或许不相信,但比起吞噬你们森罗世界,毁灭混沌之漆黑,才是创世之光芒最想做的事情。”

……

……

落叶被3只【树栖蚁】踩得沙沙直响,七鸽带着醉梦一行人,骑在【树栖蚁】身上,朝着地图上的混沌污染点跑去。

随着七鸽他们距离混沌污染点越来越近,路上的虫惑魔也越来越多。

与【虫树树海】外围的混乱不堪的越靠混沌污染点,虫惑魔的实力分布就有规律、

从只有植物形态的捕蝇草、螺旋狸藻、小白兔狸藻,到虫形的蚁狮、行军蚁、卡氏地蛛

一路上,虫惑魔们的阶位不断提高,如果不是有【树栖蚁】的掩护七鸽他们早就被发现了。

“难以想象。如此之多的虫惑魔到底需要牺牲多少森罗之女。”

醉梦有些震撼:

“虫惑魔想要进阶,用这边的话来说叫做进化,只能吞噬其他森罗生物或者互相吞噬。

这是在养蛊啊。

用无数的森林之女作为养蛊的饲料,让蛊虫们互相撕咬进化,然后让蛊王去和混沌战斗。”

丁裆猫十分担心地看着七鸽问道:

“七鸽大神,光是我们这一路上看到5阶奇迹虫惑魔,就有将近1000了。

现在甚至都还不到混沌污染点的中心位置。

那污染点的中央的敌人,到底会有多强大?”

“1000个奇迹而已,很多吗?”

七鸽目光深沉。

“我已经大概明白我们要面对的敌人会是什么东西了。”

七鸽说着,看向天空,说道:

“你们抬头看看。”

一群人齐齐抬头,莫名其妙地看了一会儿。

醉梦疑惑地问道:“七鸽大神,天上除了厚厚的乌云,什么也没有啊。”

七鸽摇了摇头,说道:

“那不是云,是树叶。

BOSS的树叶。

你们看到的这一整片天空,都是它的一部分。

魔法,魔力之眼。”

七鸽眼中光芒一闪,他眉头一皱,迅速将自己看到的东西分享了出来。

【虫化邪魂树

势力:中立

等级:6

阶位:6

品质:真·混沌兵种

速度:6

血量:1万4000

防御:230

攻击:100

伤害:70~110

特技:极巨型兵种,植物兵种,无限反击

真·混沌兵种。

混沌威吓:所有身边的非混沌兵种-2士气。

混沌无双:免疫隐藏品质和普通品质兵种造成的伤害。

超等混沌体魄:免疫即死。

邪化仙树:每回合随机召唤一队虫树兵种为自己作战,数量50。1~5级,1~5阶。

不灭之躯:每回合恢复受到伤害的50%,不足200点则恢复200点。

邪魂之叶:攻击时和反击时随机位置降下16片树叶,每片树叶会对6*6范围内的所有非混沌兵种造成300点真实伤害。

多片树叶可叠加。

灵魄未失:不会主动发动攻击。(该特技正在消失)。】

“嘶!

!”

看完【虫化邪魂树】的属性面板,小队中除了朝花以外的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天啊!直接免疫奇迹以下兵种的攻击,这要怎么打?

我们小队里压根没人有奇迹兵种。”

“难怪只有高阶高品质的虫惑魔会往混沌污染点冲,原来品质不够的虫惑魔造成伤害的能力都没有。”

“这变态的特技。体型减伤、品质减伤、等级减伤、阶位减伤,还能每回合回血。

就算能掏出奇迹兵种来也打不动。”

“超大范围300真实伤害,谁扛得住啊。”

“这只能看七鸽大神表演了我们压根没有插手的能力,连当炮灰都不够资格。”

丁裆猫倍受打击:“七鸽大神还是话说轻了。

压根不是除了我以外的其他人没有参战的资格。

就连我都没有参战的资格。”

此时,七鸽的所思所想去和他们截然不同:

“该死,果然进入的时间不同,面对的BOSS也不同。

前世玩家们面对的BOSS是【阿特拉虫惑魔】,5阶神话,虫体是【漏斗网蜘蛛树】。

如果我估计的没错的话,那个BOSS应该就是蓝发森林之女。

可现在这个BOSS,应该是尚未被混沌彻底污染夺走的森罗的创世神【森罗凤凰树】。

【虫化邪魂树】。

虫化……这是不是意味着昆虫世界很可能早就被混沌污染了。

森罗世界傻乎乎的,自己吃了定时炸弹。

亚沙世界敢随便兼容其它世界,是因为亚沙世界够牛,能直接驱逐混沌污染。

森罗世界明显没这本事还敢乱吃,难怪吃坏肚子。”

以七鸽身上的兵种,要干掉【虫化邪魂树】并不困难。

【虫化邪魂树】不会主动攻击,用攻击不会被反击的【真·万千剑舞者】硬砍都能把它砍死。

可现在的问题是……

“停!

七鸽控制着三只【树栖蚁】同时停下。

“轰轰轰……”

在他们前方,16片黑色棉絮状的树叶轰然爆开,将附近的虫惑魔清理一空。

“现在的问题是,这些虫惑魔攻击的时候,BOSS会反击啊。”

七鸽皱着眉头,快速思考着。

“如果用天火元素加魔王武装清场,是能烧出一片可以安稳输出的环境,但那样的话,就等于大量杀死了【虫树树海】里的原住民,会影响到奖励结算。”

就在这时,醉梦惊恐地在七鸽耳边喊道:

“七鸽大神,你快看!BOSS的召唤生物在攻击BOSS自己!”

七鸽:!

七鸽连忙抬头,果然看到一群刚刚被【虫化邪魂树】召唤出来的虫惑魔正无情地用触手抽打着它们的召唤主。

【虫化邪魂树】被抽打后,巨大无比的树木手掌啪地盖下来,像拍死蟑螂一样将他的召唤生物全部拍扁。

与此同时,16片黑色的棉絮状落叶再次降临,将刚刚准备围上来的虫惑魔们再次炸光。

“靠!自己打自己触发特技。

这套路,我怎么有些似曾相识?”

七鸽脑海里不由得想起自己曾经自残【翡翠龙】,召唤【小青龙】的画面。

但小青龙� �威慑力和树叶爆炸的威慑力根本不在一个量级。

一片树叶,那可就是300点真实伤害啊。

“这样一来,就算我提前将所有虫惑魔清空了,也防不住BOSS临时召唤出的虫树。

这是大战场,50个虫树都是分开的,只要有一个打到【虫化邪魂树】,就能让【虫化邪魂树】触发特技。

这该怎么对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