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游戏小说 > 诸天影视从四合院开始 > 第十三章 玉成好事,不负相识全文阅读

第十三章 玉成好事,不负相识

于秋花别看平日里一副慈眉善目的圣母样,其实这都是她外表的伪装,她比二庆妈还要精于算计,二庆妈的津津计较,只不过是浮于表面,她却是个能把人给算计到骨子里的人。

以前孩儿他爸还活着的时候,家里的重担都在自家男人身上,她只不过在一旁打打辅助,倒是没觉出来什么。可是自从自家老爷们儿过世,于秋花一个人挑起了养家的重担,她才深知自己一个人拉扯五个拖油瓶有多不容易。

还好这份责任最终由老大何文惠接了过去,虽然因此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可是于秋花还是不那么在意的,老娘因为你们姐弟四个辛苦了一辈子,到最后眼睛都累瞎了,你总不能真让我去省城捡破烂儿供你去上大学吧?那你可真是想瞎了心了。

何文惠现在可以说被于秋花给拿捏的死死的,其实就算是谢广顺当初没揭露她瞎了的真相,她也会“无意”间让周围的街坊四邻知道这件事情。作为一个圣母女表,没人比她更擅长道德捆绑了,她深知自家老大的性格弱点,这个人太好面子,她是无法接受身边的人对她在背后指指点点的。

不过为了稳妥起见,于秋花还是故意试探了一下何文惠的态度,那张领养协议是她故意夹放在衣服里的,包括何文达也是她故意送到谢科长那边,她想看看何文惠在发现自己把何文达送人之后到底是个什么态度。结果没出乎于秋花的预料,何文惠把弟弟找了回来,虽然过程有些波折,于秋花最终也算达到了目的。

其实何文惠的动态,于秋花作为母亲,不说了如指掌也差不多,她可不是只有一个女儿的,何文远背地里早就把自家老姐跟李建斌处对象的事情告诉于秋花了。

于秋花在知道这件事后,在心里直接下了断言,何文惠跟李建斌成不了,就算是何文惠在感情上再让李建斌割舍不下,他母亲也不会允许自己儿子娶个媳妇,还带着何家一家的拖油瓶的。

自己生的闺女自己知道,于秋花深知以何文惠跟何文远的长相,这两个人将来是不愁嫁的。尤其是老大何文惠,还是个货真价实的大学漏,而且没去上大学,还是因为家庭的缘故,这是她自身的优势,不过即便如此,想要找个肯娶她的倒插门女婿,也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可是即便如此,于秋花也不会把自家闺女嫁到二庆家,因为她深知二庆妈是个什么德性,这个市井小民可不会让她家儿子到何家来当倒插门儿的女婿,何文惠真要是嫁到了他们家,准保会被二庆妈给拿捏的死死的,想要反哺家里这边根本就不可能。

于秋花侧耳倾听二庆妈的表演,只见二庆妈继续说道:

“其实这眼巴前儿也不是没有跟文惠合适的,你看我们家大庆,在咱们这一片儿,就属他长得是浓眉大眼,一表人才,又是你看着长大的,知根知底儿。我跟你说啊,现在他又找着个好工作了,哈哈……”

二人正说着的工夫,何文惠从外面进来,看着二人还在聊着,何文惠跟二人打了个招呼,借口从墙上拿个围裙,正要出去时,被二庆妈给叫住,只见她开口说道:

“文惠是越长越漂亮了,文惠啊,你大庆哥刚刚找着工作了,我给他买了二斤毛线,他让你啊帮他织件毛衣,他又不好意思跟你说,你大庆哥这人啊,他就是老实,你也不是不知道,来!”

说着二庆妈就要把手里用牛皮纸包着的二斤毛线递给何文惠,何文惠简直都要傻了,这特么也太不要脸了,我好歹也是个大学生,你上门提亲,不说带些礼物也就罢了,还变着法的想着占便宜,也真是没谁了,真当你儿子是什么香饽饽啊?我呸!

何文惠看向了二庆妈身后自己的母亲一眼,发现她的脸色也是极度难看,于是保持着职业化的微笑,开口说道:

“大妈啊,您看,我也是刚参加工作,厂里忙,恐怕是没有时间,对不起啊大妈,我爱莫能助了。妈,我洗碗去了啊!”

说着何文惠礼貌的笑了笑,转身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独留下二庆妈在那里捧着毛线尴尬的站着。于秋花脸上好似冰山融化,绽放出了笑意,反正这人也不是自己得罪的,是我闺女看不上你,我也没辙不是?于秋花对着二庆妈笑着说道:

“二庆妈,坐啊,咱俩再聊会儿?”

二庆妈被何文惠软钉子给挤了回来,脸色有些难看,说了声“不了!”,径直朝着门口走去,于秋花听着她的脚步声,笑着寒暄道:

“二庆妈,有空过来玩啊!”

……………………………………

王翠兰见到儿子整天跟杨麦香凑在一起学习,每天晚上学习完了还送杨麦香回家,心里说不出的开心,尤其是杨麦香现在每天晚上都会下了班就过来帮她操持家务,时不时的还送来单位发的各种福利,大家天天坐在一起吃饭,这让老太太觉得这就跟自己亲儿媳没啥区别了。

这天晚上,叶晨和杨麦香学习完,照例送杨麦香回家。老太太听到动静,起身来到老大的房门处,叩响了房门,没过一会儿,大儿媳吴晓兰从屋里把门打开,对着老太太问道:

“妈,这么晚了您是有什么事儿吗?”

老太太看了眼吴晓兰,笑呵呵的对儿媳说道:

“我看洪昌最近天天跟杨麦香在一起,明天你让运昌把杨麦香的父母都请过来,咱们坐在一起好好谈谈,抓紧把俩孩子的事儿给办了,免得夜长梦多,你说是吧?”

吴晓兰作为刘运昌的媳妇,一直因为没能生出孩子来,被刘家人所诟病,虽说家里人没人挑她不是,可是她心里还是感觉到很愧疚,现在眼见叶晨要和杨麦香在一起,作为半拉媒人,她自然是乐见其成,笑着对老太太说道:

“你就放心吧妈,待会儿我就跟运昌说!”

礼拜天休息,杨麦香还是照常跟着叶晨去舞厅跳舞去了,二人玩累了,回到家的时候,老大刘运昌正在门口候着,看到叶晨和杨麦香,连忙说道:

“哎哟两位祖宗,你们可算是回来了,来来来,快点快点,赶紧进去!”

说着刘运昌从叶晨的手里接过了自行车,把他和杨麦香往屋里撵,叶晨有些纳闷儿的看了自家老大一眼,开口问道:

“不是大哥,你这什么毛病?家里出啥大事儿了?”

杨麦香也一脸奇怪的看着刘运昌,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时就见刘运昌神秘兮兮的说道:

“家里来且了,进屋你就知道了!”

杨麦香一听家里来了客人,对着叶晨说道:

“洪昌哥,你家来客人了,要不然我还是先回去吧!”

谁知刘运昌一把拽住了她的袖子,开口说道:

“麦香啊,你又不是外人,咱们都是自家人,赶紧进屋吧!”

说着的工夫,刘运昌已经帮忙停好了车,把二人给推搡进了屋,叶晨一进来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儿了,就见跟在他身旁的杨麦香开口说道: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叶晨下意识的看了眼老太太,发现她看脸笑容,还冲着自己挑了挑眉毛,不用猜,这都是自家老太太的主意。叶晨笑着对杨麦香的父母说道:

“杨叔杨婶儿,你们可是好久都没来我们家串门儿了,稀客啊!”

杨麦香的父亲看着叶晨,满脸欣赏的表情,杨麦香的母亲也一脸微笑,只见杨麦香的父亲开口说道:

“洪昌一转眼都长这么大了,来来来,赶紧坐下!”

叶晨和杨麦香挨在一起坐了下来,这时就见老太太开口说道:

“哎呀,人都到齐了,太不容易了,还不都是为了这两个孩子啊,要不然你说咱们还真不容易凑到一块儿!来来来,大家举杯!”

叶晨笑着举起了酒杯,对着杨麦香的父母说道:

“杨叔杨婶儿,咱们可是有日子没见了,我这个当小辈的敬你们一杯!前些日子麦香给我买自行车,没少让您二老操心,我作为小辈没上门表示感谢,实属不应该,我先干为敬,您二老随意!”

说罢叶晨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杨麦香见叶晨喝酒喝的那么急,忙拍了拍他的后背,小声滴咕道:

“你慢点儿喝!”

说着杨麦香帮叶晨面前的小碟里夹着菜,示意他吃口菜压压酒意。这时就见老太太对着儿媳妇说道:

“晓英,还不把东西给拿出来?”

吴晓英会意,从兜里掏出了一块红色绒布包裹着的东西,塞进了叶晨的手中,叶晨打开一看,是一块崭新的英格纳坤表,这东西当时属于实打实的奢侈品,能带上这种表,属于是倍儿有面的一件事,叶晨接过来一看,就知道是咋回事儿,用绒布擦了擦表蒙子,然后抓过了杨麦香青葱般的小手,开口说道:

“不用问,这指定是我妈送你这未来儿媳妇的见面礼,来,我帮你戴上!”

杨麦香的脸色羞红,下意识的看了眼父母还有刘家老大和嫂子,小声说道:

“我自己来就行!”

说着杨麦香就要把手抽回去,叶晨这时却没撒手,对着杨麦香笑着调侃道:

“当初送我车子的时候,说我不爽利,跟个娘们儿似的,我看你比我也没好到哪儿去,少废话,我给你戴上!”

说完叶晨不容拒绝的帮杨麦香把坤表戴在了她的手腕上,左右打量了一下,然后说道:

“还不错,蛮有气质的,等我以后赚了大钱,再给你买更好的!”

两家人看着叶晨和杨麦香的互动,脸上都满是笑模样。尤其是刘运昌,此时终于松了口气,一边是自己的亲弟弟,一边是从自己刚进厂就带着自己的师父,哪边出了岔子他这个做介绍人的都会坐蜡。

然而刘运昌还不得不出这个头,他早就知道杨麦香对自己的弟弟有意思,而且母亲这边也一直催着他给叶晨介绍对象,所以他和媳妇从中牵线搭桥,给两人介绍。

刘运昌深知叶晨的脾气有多倔,这是个从小就被自己老妈惯坏了的孩子,他深怕叶晨跟他拧着来,还好,这两人表现出来的情况一直都深合大家的心意,两人也算是情投意合,终于走到了一起,他不论对父母,还是对自己的师父师娘,都算是有个交代了。

然而刘运昌不知道的是,在原本的世界里,刘洪昌表现的跟个混不吝似的,当着杨麦香的面,不仅羞辱了杨麦香,还让杨麦香的父母颜面扫地,最终大家不欢而散。

老太太看着自己的小儿子牵着杨麦香的手,满脸笑容的说道:

“其实我今天把麦香爸妈给请过来,就是为了商量你和麦香的婚事,你跟麦香在一起的时间也不短了,妈希望你们能尽早完婚,也算是了了我们两家彼此的一桩心事,洪昌啊,你是怎么想的?”

杨麦香的父母,此刻也把目光聚焦在了叶晨的身上,叶晨沉吟了片刻,然后开口说道:

“我跟麦香在一起,这是必然的事情,打小我们就青梅竹马的一起长大,小学二年级她就说出非我不嫁的话了,我也是真心的喜欢她。但是有件事情我想先说在头里,如果让杨叔杨婶儿或是妈您不开心了,希望你们别怪我。”

众人的心里都是一沉,一屋子的人全都陷入了沉默,最后还是杨麦香的爸爸开口说道:

“洪昌你说说看!”

叶晨看了眼身边的杨麦香,然后开口说道:

“这段时间我和麦香一直在复习以前的课程,准备明年夏天去参加高考,眼瞅着还有七八个月的时间,我们不想因为别的事情打扰到学习。不过我可以给杨叔杨婶儿,还有老妈你们一个保证,我明天就可以请假和杨麦香先把结婚证给扯了。

但是我希望婚礼不要这么早举行,等到我们明年夏天参加完高考,考上了双喜临门,金榜题名连带着洞房花烛,人生的两大喜一起办了。就算没考上,我们也会把婚礼在那个时候办了,不知道你们同意我的这个有些无理的要求吗?”

两方家长对视了一眼,都松了口气,老太太看了眼杨麦香的父母,想说些什么,最后忍住了,没说出口,她打算听听亲家公和亲家母的意思,这时就见杨麦香的父亲笑了,对着叶晨说道:

“可以,只要你们把婚事定下来,成为合法的夫妻,剩下的我们不着急,不就是晚些举行婚礼嘛,我们没有那么老封建,毕竟你们小两口也是为了今后的人生打算,我们当父母的,也不能去当孩子前进路上的绊脚石啊,要不然你们会怪我们一辈子的,就照你说的,先把结婚证给领回来,剩下的一切,等到时候办完婚礼再说!”

这时就见杨麦香的母亲也笑着看向叶晨,然后开口说道:

“洪昌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打小你就主意很正,下定了决心哪怕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不过这些都无关紧要,只要你愿意跟我们家麦香在一起,这一切都好说。

我和老杨就麦香这么一个闺女,我们把她当个宝贝似的富养,从没让她受过一丁点的委屈,从现在起,我就把这个丫头交给你了,你可不许欺负她!”

老太太此时乐开了花,笑着对杨麦香的妈妈说道:

“亲家母你放心,只要我家小子敢犯浑,我就拿鸡毛掸子使劲抽他,麦香也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无论如何我们老刘家都不会委屈了这个儿媳妇!”

杨麦香的爸爸笑了笑,然后对着老太太说道:

“运昌父亲走的早,运昌结婚的时候,洪昌还小,厂子里给他分房的时候,他为了伺候您和年幼的弟弟,把房子让给了别人,我看咱家房子有点挤,这样吧,我们家别的没有,房子倒是不缺,还有三套楼房,我们也就麦香这一个闺女。

将来我们走了,这些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都是留给他们小两口的,等他们俩领了证,就去我那块儿住,不知道亲家母你意下如何啊?”

听着师父的话,刘运昌两口子对视了一眼,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因为房子的问题,一直是他们家的一块心病。父亲走的太早,刘运昌当初不忍看着母亲一个人拉扯弟弟,就拒绝了单位给他分的房子,和媳妇跟着老太太和叶晨住在了一起。

眼瞅着叶晨到了结婚的年龄,他们介绍杨麦香和叶晨相亲,未尝没考虑到这个问题,现在听到师父的保证,刘运昌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是落了地。

老太太的脸上略微的有些挂不住,开口说道:

“哎呀这怎么好意思啊,这样吧,洪昌参加工作的这些年,也攒了不少的钱,我到时候都拿出来,给这小两口准备一份丰厚的彩礼,务必让他们小两口办的风风光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