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大唐称王 > 第364章计划全文阅读

第364章计划

“吾王不可啊!让出南方的土地,我们不但丢失三成领地,还少了大片产粮之地。”一名大臣立即反对道。当然,这个大臣的家族就在南方。

戒日国迅速强大起来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地里位置好,陷牟河与恒河就在他们都城,曲女城两侧,这大片平原,完全不缺水之源灌既,这么好的地方,只要没有战争,想不发展起来也难。

几十年前,萨珊王朝虽然没落,依旧是他们名义上的统治者,所以诸多部落,根本没有战争的意图,各自守着自己的地盘过日子。

戒日国就这么发展起来的,实力强大之后,野心也就逐渐膨胀起来,慢慢的吞并其它部落,强大自身。

“不用说了,本王已经决定了,立即组织人,沿着陷牟河建立防线。”戒日王坚决的说道。

戒日王的脑子自然非常好用,他很清楚,敌人能迅速攻下三座城池,实力肯定非常强大。如果是以前,他还有信心击败敌人,至少能等到他安排援军前去。

只不过有大量的勐火油,还有让城墙倒塌的手段,南方的城池,想要抵挡敌人,就没那么容易了。

在遮娄其国,戒日王安排有探子,虽然不知道具体战争过程,但是他知道遮娄其国用的手段,和补罗稽舍二世所说的,没有差别。

戒日王不想冒险,用空间换取时间,等到冬季,北方天气要冷一些,虽然不至于无法行军,至少比现在来得好。关键还是拉长战线,战线一长,补给就困难了。

敌人缺少粮食,到时候就有击败敌人的可能。

从补罗稽舍二世的口中,戒日王得出一个答桉,和这个敌人战争,不能防守,必须主动进攻。

让出一部分土地,敌人就要分兵把守,这样一来,就削弱了敌人,到时候反击的把握也就大多了。

还在行军的王牧,很快察觉到了敌人的异常,一路上都有小股敌人在骚扰,分明是想拖延时间。

前锋同样也受到骚扰,而且占据了一座空城,只有一些跑不动的老弱病残在城里。

“厉害!不愧是一统北方的戒日王。”看着地图,王牧感叹了一声,随后起身舒展了一下手臂,冥思苦想大半天,他大致上明白了敌人的手段。

其实如今打仗,除开双方实力差距,剩下的就是用计,一个是地形,另外一个就是粮草,只有这两样,才是最能决定胜负的外在条件。

戒日王无疑就是在打自己粮草的主意。

还别说,这一点真的击中了王牧的要害,为了保护粮道,他特意安排了五千骑兵,轮流护送接应。不过这战线拉得有点长,又要渡江,运送就有些困难。

王牧猜测,在到达那个陷牟河之前,所有城池,恐怕都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这些人就是丢给王牧的负担,帮着消耗粮食的。

占据城池,就得分兵把守,到时候戒日王就能逐步蚕食,而且还不清楚他们具体攻击哪里。

如果戒日王不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打完就跑,别人熟悉环境,自己还真拿他没有办法。甚至可能陷入一个战争泥潭。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想明白这点,王牧也就有了应对的办法。

“传令薛仁贵,高侃,分兵去占领附近的城池,如果守卫很多,就暂时放弃,如果没有守卫,就把城里的财物带回来,不用守着城池。”王牧吩咐道。

“喏!”亲卫应了一声,快速的跑了出去。

王牧的办法,就是抢一把就走,他也不要那些城池,戒日国的人撤离得仓促,肯定有不少财物带不走,这些就便宜他们了。

消灭敌人有生力量,才是最重要的事情,那些城池,土地,王牧才不在意。

停下来也符合他的利益,更何况戒日国的人还主动配合,让出了六座城池。

戒日国有两条大河穿过国土,三条长度千里以上的河流包围着,可以说得天独厚,所以戒日国城池并不多,比起遮娄其国还少一点,但是他们村庄密集,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撤退迅速的原因,毕竟都在村子里,收起粮食衣物,就能够跑了。

普通百姓,衣物没有多的,粮食也不多,一人顶一个麻袋,就可以上路。

帕拉瓦国的人无所谓,如今南诏,骠国,真腊的士卒,人心被收买得差不多,等到他们国内消息传过来,就能进行下一步行动了。

王牧也在等消息,等国内完全掌控西南地区的消息,到时候就能开诚布公的和联军谈一谈,然后把这些人掌控在手里。

还有抓的那么多俘虏,不能都用来修路采矿吧,那样的话,需要大量的人看守不说,还有些浪费,也得想办法利用起来。

“果然不出所料,戒日国试图偷袭。”凌敬笑着说道。

“这就叫偷鸡不成,蚀把米,陪了夫人又折兵。”王牧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一个多月,戒日国不停的骚扰,当然!效果很差,因为王牧早已安排了骑兵进行伏击,有望远镜在,无论是反埋伏,还是寻找敌人,都非常方便。

关键戒日王没想到王牧他们抢一把就跑,根本没有占据他丢下的六座城池。

大鱼把饵被吞下去,鱼跑了,这种郁闷,只有钓鱼老才明白,明明看着已经上钩了,原来只是在鱼线那里跳了一下。

对于王牧来说,只要过了纳马尔达河就行,有了支点,随时可以继续进攻,进可攻,退可守,立于不败之地,所以他们一点也不着急。

“戒日国会不会组织反扑。”武陵源问道。

“一定会的,过了这么久,应该有人想到应对手雷和勐火油的办法,那就是主动进攻。”凌敬很肯定的说道。

王牧告诉了凌敬和许敬宗等人,手雷的事情,只不过说得很含湖,只说那是一种特殊手段,因为制作不容易,而且非常危险,所以只能在海外找个岛屿制作。

凌敬等人都是聪明人,很明智的没有多问,反正这又不是坏事。

“主动进攻,就能避免吗?”许敬宗皱着眉头问道。

“只能说比被动防守要好得多,一但危险,可以撤退,而且因为战线拖得太长的缘故,我们的人会减少。”凌敬解释道。

“这么说来,我们缺人,可是后方又不能不守。”许敬宗思索着说道。

遮娄其国二十座城池,分摊下来,就用了五万士卒镇守,再加上看管修建道路,挖矿的人,还得有人保护粮道。

踏入戒日国,纳马尔达河又不得不防,那是退路,还有帕拉瓦国,不得不提防一些,这叫防人之心不可无。

这样安排下来,如果王牧想要进攻,能动用的人,只有十万出头,这是指没有深入戒日国的情况之下。

所以王牧守在纳马尔达河附近的城池,属于最佳选择。

“要不把一些小城放弃,搬迁百姓到其它地方,这样可以节省一些人手,不行不行!搬迁太麻烦了,反而浪费人力物力。”许敬宗自言自语的说道。

“等着吧!西南吞并下来,陛下就会给这边加派人手。”王牧说道。

“没错,西南一定,陛下就能从容抽调人手。”凌敬脸色微微一变,点头赞同道。

西南诸多部落和小国,因为王牧把士卒几乎都调走了,可以说现在是他们最空虚的时候,只需要少量兵马,就能坐镇。

李世民肯定会让王牧把这些军队,留在半岛,这样一来,半岛的实力就有些过于强大,李世民肯定放心不下,会安排人来节制王牧。

许敬宗显然也想到了这点,脸色比凌敬的更加难看,他以为有王牧的支持,以后他怎么的,也是坐镇一方的大老,但是现在看来,王牧都可能受到节制,那么自己呢?到时候就更不用说了。

以他对李世民的了解,半岛最后,可能分为几个郡,自己能做一个郡守,或者都护府就不错了,但就算是都护府,肯定也在内部,北方防线,会有另外的大将坐镇。这样一来,和普通官员,也就没啥两样,还没有现在权利大,没有现在自由。

“属下有个办法,不但可以得到足够的人手,而且能一举吞下戒日国。”许敬宗沉声说道。

“哦!什么办法?”王牧好奇的问道,他对于谁来都无所谓,本来就打算交出权利。

“身毒这片土地上的人,都非常信奉各种教派,越是贫穷的人,信仰越深,如果我们能给他们好处,就能尽快组建一支大军。

属下再从中操作一番,这些人未必就比吐蕃卫队差。”许敬宗解说道。

吐蕃卫队,南洋卫队,姑复卫队,这是王牧三大亲卫,前两者是许敬宗给王牧培养出来的,对于王牧非常拥护,甚至狂热的拥戴。

王牧明白,越是贫穷的人,越是习惯把希望寄托在信仰上面,而且因为贫穷,他们的思想反而更加单纯,容易被洗脑。

“很好!你尽管去做,把卫队都调过去。”王牧点头答应。

信仰就是一个非常奇怪的东西,能让人为止疯狂,不顾生死。

秦法规定失期三日到五日,谇;六日到旬,赀一盾;过旬,赀一甲。

也就是说,如果迟到三天到五天,要挨骂接受批评;迟到六天到十天,罚款“一盾”;迟到超过十天,罚款“一甲”。

偏偏有两个人,利用别人的无知,骗说要杀头,喊出一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应者如云!从而动摇了一个强大帝国的根基,这就是人有了希望,有了信仰。

凌敬虽然没有亲自参与洗脑,不过很了解,心里也猜到了许敬宗,大致上会如何去做。

“要不要做一些布置,把手雷的事情隐瞒下来。”凌敬询问道?

“不用刻意去隐瞒,除了我,没人知道具体的制作之法,也很少有人见过到底是什么东西,有人想要知道,就让他来问我好了。”王牧摆摆手说道。

“也是,动静太大,所有人都知道,隐瞒反而太刻意了。”凌敬微微颌首道。

“这一年大家也辛苦了,最近就好好休息吧!士卒别让他们太闲了,组织一下冬猎,拉网式捕鱼。”王牧吩咐道。

他所说的冬猎,就是把驻守区域附近的山林,所有大型动物,猎杀一遍,一来让士卒放松一下,二来也是补充肉食,第三个原因,就是要让士卒有事做,没事情做,精力旺盛,就容易多想,反而不便于管理。

这一套非常有效,这么多年,王牧每年都要组织一次,对于外族融合,也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就像这次,组织冬猎,或者捕鱼,指挥权就很自然的接管了,同时因为混合行动,交流的方式,最好也就是用汉语,一来二去,汉语熟练度,也就高了。

一年时间,从南方打到北方,每个人多少都学会了几句汉语。

“嗯。”凌敬理解的点点头,这事他不是第一次干,自然明白其中的作用。

许敬宗就回到江南那边,迅速制定方案,然后召集了十二万遮娄其人。

他也是按照王牧的办法,把十二万人,分成了二十四组,白天围猎,捕鱼,晚上演讲,洗脑。他打算用三个月时间,把南方梳理一遍,当然!东高止山脉就算了,山脉太大,进去反而有人会想着逃跑。

至于需要消耗多少钱粮,这不在许敬宗的考虑范围,他这次是要不计代价的完成一个目标。

每次想到,自己多年心血,很可能为他人做嫁衣,他就觉得一股股的无名之火,涌上心头,气冲大脑。

原本的遮娄其国,经历大战,虽然不是满目疮痍,也是人口凋零,比起大战之前,人口减少了大半。

王牧带来的人,都是在其它地方有过经验,把剩下的人口,集中到了城池附近,重新划分土地,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刚刚从战争的阴影下走出来,没人敢反对官府的意见,每一道命令,都很好的得到执行,包括每天晚上的汉语学习。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