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小李飞刀之鬼见愁 > 207.太难了全文阅读

207.太难了

此时,天气虽冷,但是,林玉虹仍然穿一条黑色长裙,而且是极简风的设计,线条感特别的流畅,勾勒出她更加妖娆的曲线美。其领口是细长的V领,既魅惑迷人又不显得土味俗气。“小海豚”的美誉还真不是随便乱夸的。

李翰朝她点了点头,随即转身而去。

范剑果然派分析科长罗繁星、综合科长唐玲分别带队,轮流盯李翰的梢。不过,既有陈洋的事先提醒,也因李翰的心中有数,当特工这么久了,他自然知道特务机构就是怀疑一切的道理。而盯梢、窃听是最有常用也是最有效的手段。所以,当李翰回到在肇嘉滨路的房子时,关好房门,认真查看台灯、吊灯、电话机、留声机,果然发现了窃听器。

因为窃听器得和有电流的物品在一起,或者说需要电源,才能起作用。监听和被监听者,往往是门对门,或是楼上楼下,或是隔壁房间,信号才更好,监听更清晰。

那么,这栋楼的二层是朱祥帮自己租用的,监听者要么在一楼,要么在三楼。而且,范剑在情报处并没有给自己准备一间单独的办公室,估计范剑不是不给,也不是不听李默邨的指示和陈洋的提醒,而是来不及准备。

因为昨夜,范剑和他老婆楚梨花打打闹闹大半夜的,确实没精神准备,估计待自己再次回到情报处上班的时候,范剑应该会准备好一间单独的办公室给自己,并且和家里的一样,也会安装窃听器。

李翰想明白了,便去窗口前拉窗帘,忽然看到对面的房子的二楼有人鬼鬼祟祟的拉窗帘,他意识到范剑的派来监控自己的人,就租用了对面的二楼。

自己从今天开始,白天也不能拉开窗帘。

嗯!这就样。

李翰坐回沙发上,点燃一支烟,盘算了些许,也思考着自己的队伍的管理。这个时候,朱莉文应该会主动联系谭玲玲、张铁和黄迪来上海,也会主动替他管理红玫瑰特战队。

只是,不知道谢秋琪现在的情绪怎么样?会不会又闹出什么事情来?这让李翰有些苦恼。不过,再苦恼,他也得先去洗个热水澡,反正他现在也无法联系朱莉文和谭玲玲,更无法去看望谢秋琪。

于是,他摁灭烟头,便去卫生间沐浴。

谢秋琪确实情绪很复杂。

昨晚她被林琳、何潇潇救回来,护送到国富门路一栋三层小楼里,一楼是姓霍的保洁阿姨,二楼是林琳和何潇潇的住宅,三楼是林琳和何潇潇留给谢秋琪居用的。毕竟,整层楼的,还是要留给大姐大、美女歌星谢秋琪更合适些。

何潇潇和林琳曾经是狱警,特殊的职业,也让她们学会了特殊的思考。林琳、何潇潇、谢秋琪三人并不陌生,但是近距离在一起,却还是第一次。

林琳扶着谢秋琪上了三楼,何潇潇拎着行李在一楼吩咐霍阿姨几句话,也拎着行李上了三楼。

灯光下,谢秋琪满脸泪水。

何潇潇放下行李箱,赶紧去把所有的窗帘拉下。

林琳盛水烧水,望着炭炉一会,又坐到谢秋琪身旁,侧身低声说:“大歌星,大美女,秋琪姐,还哭啥?将来,咱们让李默邨的特工总部血债血偿便是。”谢秋琪“哼”了一声,没有答话,似乎不领林琳的情。

是人都有脾气和个性的。

林琳自讨没趣,心里有些火,但是,想想自己今后是要与谢秋琪并肩作战的,共同的目标就是打鬼子。刘文林也好,李翰也罢,总是在她面前强调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早日把小鬼子赶跑。

于是,她咽下了这口气,又温柔地说:“秋琪姐,你是大明星,得大气些。俗话说得好,小女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就等咱们的别动总队总队长李翰李先生顺利潜伏进特工总部,往后,我们与他里应外合,将李默邨的特工总部一网打尽,毁掉小鬼子的左臂右膀。”

谢秋琪眼神蓦然一亮,惊愕地说:“你说李翰当汉奸,是假的?对不对?”其实,她内心也认为李翰投敌是假的,而且,李翰也在她面前解释了多次,但是,她得去求证,因为她深爱着李翰。

林琳“霍”地起身说:“那是当然!他在金陵杀了多少鬼子,难道你不知道吗?这样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他会向小鬼子投降?会跟着李默邨这个狗东西当汉奸?”谢秋琪激动地也霍地起身说:“太好了!太好了!我真误会他了。”

何潇潇拎着热水壶过来,给谢秋琪倒了一杯水,崇拜地说:“秋琪姐,您可是我的偶像。以前在金陵呀,我们可是经常花钱去大世界听您的歌的。”

“呵呵!”

好话顺耳,谢秋琪顿时心花怒放,灿笑起来。

林琳从纤腰间取下一把手枪和几只弹匣,放在茶几上,对谢秋琪说:“秋琪姐姐,这把大威力勃朗宁手枪和这些弹匣给你。注意安全,白天也不要拉开那些窗帘。咱们得静默一段时间,今晚闹的动静太大了。李默邨又投降了小鬼子,如此,咱们得罪的不仅仅是李默邨也包括小鬼子,多方势力可是在搜索和搜查着我们。如果要出去,咱们三人得先合计合计再定,好吗?”谢秋琪用力地点了点头。

于是,林琳和何潇潇便告辞,下二楼去沐浴更衣,然后休息。林琳为何能说出如此高素质、高水平的话来呢?

那是因为她和何潇潇此前在金陵龙虎山上受伤之后,受李翰委托,被刘文林送到金陵游击队的后方根据地疗伤,也亲眼目睹了根据地军民的淳朴与抗战热情。

她们俩伤好后,还应刘文林的邀请,参加了根据地的抗战培训班。这个培训班是讲解根据地防谍和反谍及防敌渗透的,林琳和何潇潇都深受教育。如果不是因为她们俩深爱着李翰,也不可能离开根据地,更不可能到上海这个陌生的地方来潜伏,来打鬼子。

更重要的是,来上海的路上,朱莉文一直跟她们俩讲述着各种各样的潜伏计划,包括往后她们俩的职业规划和身份掩护。李翰并不知道朱莉文讲这些。

或许,朱莉文在替李翰分忧吧。队伍组建起来了,得有人管着,不然会更麻烦,更会出乱子。

而李翰既然去潜伏了,难免会被特务盯梢,有些事情想管也管不过来。他们夫妻三人都是潜伏在金陵近两年的老特工了,现在有些事情不用李翰提醒或吩咐,朱莉文和谭玲玲也能考虑到了。

但是,关于职业和身份掩护的问题,林琳此时并没与谢秋琪商量。得先让谢秋琪安静几天,休息几天。事实上,谢秋琪也没有完全平静下来,她情绪还在激动之中。

之前,她恨李翰当了汉奸,现在,明白他在潜伏,她渴望尽快见到他,相思很苦,但是,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他,过往的经历,她也懂得一些特工的潜伏规则。

应该是,李翰先来见她,两人才能相见相拥,她是不可以擅自去见李翰的,也没办法预约见到李翰。谁知道他是不是与李默邨在一起?是不是与那些大大小小的特务在一起?又或是与小鬼子在一起?

她情绪激动地沐浴更衣,情绪激动地躺下,情绪难平的彻底难眠。东方露出一丝鱼肚白,街上传来阵阵叫卖声,她才迷迷糊糊地入睡。

李翰沐浴更衣后,驾车到“食得福”吃了个豪华早餐,然后才慢悠悠的驾车回特工总部上班。果然,这个时候,范剑又好声好气对他,并亲自领着他到给他刚刚准备好的单独的小办公室去。范剑还当众让林玉虹照顾好李翰的生活,服务好李翰的工作,该买什么,就买什么,只要李翰喜欢就行。

等范剑假惺惺的吩咐完林玉虹,李翰便说:“谢谢范处长,小弟初来乍到,啥也不懂,但是,懂规矩。今晚,由小弟作东,宴请情报处所有同事,行吗?”林玉虹嗲声嗲气地说:“呵呵,李副处长,这个嘛,就免了。情报处呀,是一个特殊的部门,没有白天黑夜之分。”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范剑也诡笑说:“对呀!弟兄们要么在外面作业,要么就是分析情报,要么就是综合情报,要么就是监听敌人的电台。”李翰哈哈一笑,又伸手拍拍后脑勺,佯装不好意思地说:“哈哈,也是,也是!不过,我总得表示点什么。哦,这样吧,我给大家每人发两百元,就当作我请大家吃顿饭。”他说罢,便从怀中掏出一叠法币,数也没数,便塞给了林玉虹,又说:“拜托林科长分发了。”

林玉虹急忙边数钱边说:“我们处一共十三个人,每人两百元,一共两千六百元。谢谢李副处长。”她数完之后,把多余的钱还给李翰。

范剑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林玉虹是李默邨的小姨子。

表面上,他领导她。实际上,她经常指挥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