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唐枭 > 第625章 诱敌全文阅读

第625章 诱敌

邠州城,邠宁节度使韦良收到韦扶风的来信。

信的内容,韦扶风尊敬问候,直言离开南方的家太久,思归心切,日后再与伯父相见。

1200ksw.net

信中,韦扶风告知诱敌策略,假如宣武军王建/军中计,授权五伯父主管这一次的战争。

韦良赞许:“上兵伐谋,兵不厌诈玩的出神入化。”

邠州兵力两万,五伯父出兵一万北去,声称去往河西走廊。

绥州,李玉珠遵从韦扶风军令,倾巢出兵两万,其中一半党项兵,骑兵七千,号称西凉卫军。

李玉珠离开空虚的绥州,去往灵州躲避有可能发生的内外兵祸。

......

湟州青唐城,王建接到凤翔府快马送来的军情公文。

王建看过公文,脸色难看的骂道:“又玩奸诈,可恶的韦小儿。”

王建当即传令凤翔府停止进袭长安,亲自率领五千骑兵赶赴凤翔府。

......

潼关,张君练率领两万宣武军出兵,一路谨慎行军,一旦斥候发现京兆府之外的川南军,立刻回归潼关。

途中,一骑绝尘而来,奔到张君练近前勒马。

风尘仆仆的斥候,大声喊道:“大人,长安城出走五千兵力,急匆匆南下奔去子午道。”

“扶风侯逃了?”张君练判断的寻思。

“假如扶风侯带走五千兵力,长安守军战力削弱,军心也会动荡低迷。”张君练盘算,纠结要不要加快行军。

半个时辰之后,又一骑绝尘而来,禀告:“大人,同州驻扎的一万川南军,正在全军开拔渡过渭河,先头正向长安奔走。”

张君练点头,同州川南军扼守黄河渡口,防御河中府的宣武军。

现在弃守的奔赴长安城,应当是扶风侯调兵,力保长安不失。

“传令,加快行军。”张君练果断下令,必须抢在川南援军之前,拿下长安城。

张君练又使人快马联络王建/军,督促王建/军尽早抵达长安城。

......

长安出走的五千川南军,进入子午谷行进十几里,突兀的得到命令驻扎待命,大军留在狭长弯曲的栈道上。

直至,杜建徽率领两万浙兵,走过子午道,会合五千长安兵力,一起走出子午道,杀向潼关方向。

绥州南下的两万西凉军,其中的七千骑兵成为先锋,率先抵达同州,优先渡过渭河,奔袭两万潼关军后路。

......

眼看长安城在望,张君练接到斥候的急报,不知多少的骑兵,在同州渡过渭河,正向潼关方向奔袭。

张君练大惊,果断下令撤退,两万宣武军来势汹汹,仓惶回奔。

......

一万同州川南军尾随骑兵,去往北方的一万邠州川南军,迂回抵达同州驻扎,接替的防御河中府宣武军。

长安城,五千长安川南军出城追击。

......

潼关,王重师接到紧急军情,宛如五雷轰顶,下令出兵接应。

副将刘知骏阻止,主副发生激烈争执冲突。

刘知骏厉吼:“大王重托我等镇守潼关,潼关得失与两万兵力,孰重孰轻。”

王重师哑口无言,悔恨不已,一生悍勇百战,老来遭到诱敌之计的算计。

......

两万宣武军回奔途中,遭遇了数不清的骑兵排阵阻路。

骑兵使人高喊劝降。

张君练拒绝招降,下令开战,宣武军杀向骑兵。

骑兵迎战冲锋,马蹄声震天动地,双方的箭雨掠空交错飞洒。

杀!一直尾随追击的长安川南军,进入冲锋模式,迫使宣武军分兵迎战。

宣武军的中间部分,陷入无所适从的混乱,军心也遭到骑兵冲锋气势的压制。

西凉骑兵暴风骤雨的碾压步兵。

宣武军阵崩乱,遭到马踏,冲撞,长短兵器居高临下的杀戮。

宣武军乱了,左右横走的逃奔。

中下层将官为骨干的各自为战,意图避开锋芒,迂回逃奔潼关。

北方,一万同州川南军杀来,继而子午道赶来的川南军加入战场。

两万宣武军走投无路,几乎全军覆没,走逃者不过数百。

川南军大胜,俘虏一万两千多宣武军,张君练宁死不降的战死。

......

长安城西侧,两万王建/军兵临城下。

主将杨崇本听过斥候的禀告,吃惊的毛骨悚然。

杨崇本陷入进退两难,纠结该不该救援两万宣武军。

所谓合则势大,会合两万宣武军,或许能与川南军一决雌雄。

不管不顾的退兵,后果两万宣武军被吃掉,后续川南军乘胜进攻凤翔府。

杨崇本不得已,聚来领军将官们商榷。

结果大多数选择退兵,理由简单,川南军有可能趁虚进袭凤翔府。

杨崇本退兵回归凤翔府,准备防御川南军的大举进犯。

等候数日,直至王建抵达,川南军没来进犯。

凤翔府衙二堂,王建骂道:“你们两个相比狗熊还没脑子,不会使人去往潼关求证真实。”

杨崇本不敢言。

王宗懿觉得憋屈,辩解道:“潼关的王重师,宣武军的老将。”

王建无奈,他领教过扶风侯的狡诈,故此主观上能够识破。

王重师确实百战老将,但主要是战场上的经验丰富。

王建望着继承人的儿子,内心难以言喻的苦闷,后继无人呀。

扶风侯正值壮年,儿子的能力平庸,日后斗不过扶风侯。

王建占据陇右以来,一直致力于加强统治,长年坐镇河湟镇压混血的番汉人,还与吐蕃领主们明争暗斗。

王建的统治内耗太大,多次想要进夺河西走廊,都因为陇右不稳而不敢离开。

王建缺少一个忠心耿耿,能力卓著的人才,帮他守住后方大本营。

多少次,王建懊悔失去周庠,那是相当于萧何的宰辅大才。

周庠拒绝回来,王建又使人去请过。

属下回来说,周庠在洱海如鱼得水的忙碌,不愿再为内忧外患劳神。

“父亲大人来了就好,儿子枕戈达旦的备战川南军,不敢懈怠。”王宗懿自我表功。

王建望向主将杨崇本,问道:“斥候怎么说?”

杨崇本回答:“川南军围歼宣武军之后,外来的川南军回归北方和汉中,一万多宣武军俘虏,押解去往汉中。”

王建点头。

王宗懿说道:“父亲,川南军诓骗的要求出兵三万,儿子不容凤翔府空虚,只出兵两万。”

王建望着儿子,说道:“知不知为父会怎么做?”

王宗懿迟疑一下,说道:“父亲睿智,不会上当。”

王建说道:“为父或许将计就计,倾巢四万兵力而去,同时征集团练补缺府城防御。”

王宗懿点头道:“父亲说的是,集结六万兵力,鹿死谁手未可知。”

王建摇头道:“孤注一掷,胜算不大,主要是川南军的骑兵太多。”

王宗懿说道:“斥候回报,都是党项骑兵,号称西凉卫军,据说扶风侯建立西凉王国,国王是李克用女儿李玉珠。”

王建意外,说道:“西凉王国?什么意思?”

王宗懿叙说一番,长安城里得来的信息。

王建轻语:“以夷制夷之道,扶植几个民族的王国,分而治之。”

杨崇本说道:“属下觉得是在玩火,失控的后果,类同再现安史之乱。”

王建轻语:“安史之乱的发生,那是当时的朝廷昏庸,大唐朝廷为了防御北方,付出的代价非常巨大,扶风侯没有能力支撑北方军耗。”

杨崇本说道:“属下接受出兵,主要忧虑川南军进攻凤翔府,出于先发制人。”

王宗懿说道:“儿子也忧虑,川南军现在的势力,能够集结十几万进攻凤翔府。”

王建问道:“那你说,扶风侯为什么没有进袭?”

王宗懿说道:“儿子认为,出征河西走廊的川南军回师,进袭凤翔府的概率很大。”

王建点头,说道:“你说的在理,但你不了解扶风侯,扶风侯出兵很少蚁附攻城,凤翔府城易守难攻。”

王宗懿附和点头。

杨崇本说道:“川南军的战争抚恤付出的多,死伤两三万负担不起。”

王建点头,没再说什么。

.....

汴梁城,朱温接到潼关的军情禀告,顿时暴跳如雷,破口大骂王重师,当场下达杀令。

宣武军大将刘捍奉命去往潼关,骑马日夜兼程。

刘捍与王重师存在怨恨,起因王重师自恃百战功劳,瞧不起刘捍,公然嘲讽刘捍的官位,拍马屁得来的。

刘捍的功劳主要是出使,军事工程,比如搭建浮桥,运载辎重,非是领军拼杀主力。

刘捍深得朱温信重,不仅任职宋州刺史,还任职左天武统军。

刘捍抵达潼关军府,王重师预见了罪责难逃,有了罢官的心理准备,毕竟年纪老大,解甲归田也好。

但是,王重师低估了朱温的薄情寡义。

换成十年前,王重师败绩也能得到宽恕,因为那时候朱温需要王重师打天下。

刘捍没有直接拿出杀令,而是先与王重师做了兵权交接,然后王重师的亲近人等下了牢狱。

当夜,刘捍亲临牢狱,宣布了朱温杀令。

王重师疯狂的挣扎咆哮,他卖命十几年,朱温居然满门诛杀,居住在汴梁的儿孙,已然死绝。

次日,刘捍又借用朱温,问责敲打刘知骏一通。

事实上朱温没说过问责刘知骏。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