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这学姐,也太正常了吧! > 第220章 想剪头发全文阅读

第220章 想剪头发

第二天林岁就觉得林一礼不可爱了。

因为林一礼偷偷吃了他给浅浅留的小饼干。

老妈分曲奇向来都是一碗水端平,你一块我一块老爸一块的分。虽然林岁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大一只的老爸也还需要老妈的饲养……

林岁特意没吃的小饼干打算等第二天去幼儿园见到浅浅的时候就给她。

他的满心欢喜,结果竟然被他那个贪吃的妹妹给吃掉了!

林岁很生气地扯妹妹的脸:“你为什么这么贪吃!”

林一礼就扑腾到林岁的身上跟他打架,不给他扯脸!

林岁突然又觉得妹妹张牙舞爪的一点都没有浅浅那么可爱。

林一礼对于自己吃了哥哥饼干的事情一点都不愧疚,她声音很大:“因为妈妈说小饼干不能留到第二天!”

会潮!

虽然林一礼还不知道什么叫潮。

但总之就是不能留就是了。

林岁:“可以留!”

林一礼:“不可以!”

林惊渝:“你们俩声音小点。”

哦。

然后哥哥妹妹对视一眼,就跑房间去关上门悄悄吵架去了。

等两个孩子进屋之后,鹿幼幼就把藏起来的小饼干端过来和林惊渝一起吃。

“一天天鸡飞蛋打的。”小学生吃着饼干,含湖不清地说道。

她现在还没聋真是好运气。

林惊渝上了一天班觉得有点疲惫,“等大些了应该就好了。”

“希望吧。”

林惊渝忽然又想到一个画面:“你说要是他们俩上了小学,看见是你教他们怎么办?”

“还早,我不带五年级以下的。”

“他们迟早会念五年级。”

亲妈是老师……

这种经历林惊渝没有体验过。

——

为了加强对生命安全的教育,幼儿园的老师让孩子们带一个生的鸡蛋去学校。

让小家伙们保护鸡蛋一天。

于是平时喧闹的幼儿园突然就安静下来,就连平时几个最调皮的小孩子都好生生地坐在座位上。

林一礼死死的盯着自己的鸡蛋。

总觉得她的蛋离开了自己的视线就会被别人给弄碎——人心是复杂的,有些人就是自己过的不好所以也见不得别人的成功。

班里的其他女孩子的鸡蛋就是被那群男孩子给弄碎的。

林一礼忽然又觉得有点懊恼。

她其实应该带一个煮熟的鸡蛋过来的。

“啪!”

骆清浅的鸡蛋碎了。

鸡蛋掉在地上,还没有完全碎,但是生出了裂痕。

女孩子眼眶红红的把鸡蛋捡起来,孤独无助的样子感觉下一秒就要哭起来。

“喔——”

罪魁祸首是一个男孩子。

看见事情如他所想,开心地拍起了手开始起哄。

林一礼勐地朝着声源望过去,于是最后的结果就是小姑娘想也没想的就跟人干仗。

小姑娘打人凶勐。

幼儿园的打架无非就是扯头发推人揪人那一类。

林一礼的麻花辫被扯得生疼,眼泪汪汪地心想着等放学回家了她一定要缠着爸爸把她的头发剪了。

被东北男人渝城姑娘养出来的骆清浅本来就不是一个温婉性子。

她从悲伤中走出来,一看见礼礼妹妹被人抓住了小辫,立马便冲上去帮她。

“有人欺负你妹妹!”

不知道是谁喊了在外面跟人玩闹的林岁。

林岁一愣,立刻冲进教室把林一礼给扯下来换自己上场。

……

……

四个灰扑扑的小孩子在教室的走廊外站成一排。

幼儿园老师很无奈。

“说吧、为什么打架?”

无人吭声。

“要是都不说的话,我就只能喊你们的爸爸妈妈来处理了。”

“……”

“……”

几个小家伙对视一眼,最后被孟沉抢先开口了:“他们三个打我!”

林一礼现在觉得拳头有点痒。

林岁用了和平时妹妹吵架的音量:“他欺负我妹妹!”

幼儿园老师看向林一礼。

林一礼也很大声:“他欺负浅浅姐姐。”

幼儿园老师看向骆清浅。

浅浅低着头,眼眶红红的,很委屈的样子:“他把我的鸡蛋摔了。”

林岁突然觉得他是第一天认识浅浅。

因为就在刚刚他发现浅浅打架比她妹妹打的还要凶。

林岁:“……”

幼儿园老师弄清了前因后果,然后就开始挨个教育。

问题最大的肯定是孟沉。

小家伙被老师苦口婆心的劝了一通,孩子对老师一向是有畏惧感的,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还是低着头弯腰对骆清浅道了歉。

“对不起!”很大声。

骆清浅抽抽鼻子假装大方:“我原谅你了。”

不。

她没有原谅。

她打算以后都不和他玩了。

然后幼儿园老师就开始教育霸王三人组。苦口婆心说的无非就是不可以打架有事可以找老师那一套。

三人心不甘情不愿地认了错。

大丈夫傲骨不拘在一时。

正当几人以为没事了的时候,老师又开口了:“骆清浅跟我来,其他人可以回教室了。”

“……啊?”

……

林一礼很担心,“林岁,你说浅浅姐姐会不会被老师骂啊。”

林岁抓着自己的衣服:“……应该不会吧。”

此刻骆清浅正盯着自己面前的一盘煎蛋发愣。

老师给骆清浅递过去一双快子:“乖,吃吧。”

呜——

骆清浅的眼眶更红了。

她的小生命变成了一盘煎蛋。

强忍着泪水用快子尝了一口,骆清浅就更难过了。为什么她的小生命会这么好吃?

……

林惊渝今天来接兄妹俩的时候,两个小家伙都很安静的坐在后排,不吵也不闹。

这种久违的安静让林惊渝一时之间觉得很不习惯。

他想了想,决定主动与两个小家伙搭话。

“今天幼儿园有发生什么吗?”

“没有!”出乎意料的,兄妹俩异口同声。

林惊渝:“?”

有点儿奇怪。

林惊渝打算等回家后找老师了解一下情况。他总感觉事情有点不对。

过了会,酷酷的林一礼环着胸很冷峻的开口了:“爸爸,带我去剪头发吧!”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剪成像哥哥那样。

和孟沉打架的时候她就有这个想法了,后来哥哥上场的时候这个想法就在她的脑海中更加强烈。

她决定了,她要和林岁当兄弟!

以后绝对不会再有人抓住她的小辫。

林惊渝:“……”

他以前念书的时候,倒是听说过有人失恋了会剪头发。

林一礼才四岁,不可能吧。

于是林惊渝便问道:“你想剪成什么样的?”

林一礼指了指林岁:“剪成像林岁这样!我要当男孩子!”

林岁:“……”

林惊渝觉得今天绝对是有什么事发生。

联想了一下,林惊渝大概是觉得两个崽子带去学校的鸡蛋碎了所以失望难过。

“鸡蛋还在吗?”

提起鸡蛋林一礼和林岁就不开心。

两个小家伙闷闷不乐地把鸡蛋从外套的深兜里掏出来。

林惊渝透过后视镜看见了:“行,等回了家让妈妈给你们煮蛋花汤喝。”

“?”

“???”

娃娃们都被老父亲这话给惊到了。

林一礼和林岁都很吃惊,为什么爸爸要把我们的小生命给煮了?!

——

回去鹿幼幼听了林惊渝的话,就把那两个蛋给炖了汤,一锅子等饭后当茶点喝。

鹿幼幼给两个孩子各盛了一碗。

为了保证公平,两个碗里都是满满当当的。要不然他们两个又会因为谁的汤多而争起来。

林岁很识时务。

他已经凑过去贴着碗抿了一口。

他知道妈妈的厨艺很好的。

而林一礼很生气,妈妈竟然把她护了一天的鸡蛋炖了!

她是绝对不会喝这碗汤的!

她今天就是渴死,死外面,从这六楼跳下去,她都绝对不能喝这碗汤!

林岁把自己的汤喝完了,见林一礼的没动,于是又凑过去问道:“你不喝吗?你要是不喝的话就给我喝吧!”

林一礼:“!”

绝无此种可能!

她就算是自己不喝,也不会给林岁喝。

于是在林岁伸手抢汤的时候,林一礼就自动凑过去开始咕冬咕冬喝汤了。

林岁:“……”

林惊渝偷偷摸摸去给幼儿园老师打电话了,微信上说不清楚,不如电话直接聊。

幼儿园老师本来没准备把这件事告诉家长的。

毕竟也不算什么大事,小孩子打打闹闹的,今天打架过两天就会和好了。而且他也都教育过了,真要请家长的话,怎么着也得等他们几个屡教不改吧。

不过既然是家长问了起来,幼儿园老师也就一五一十地跟林一礼爸爸讲了。

从浅浅的鸡蛋被摔开说去……

电话挂了老男人便沉默了半晌。

此刻林惊渝在想到底要不要把林一礼和林岁叫过来教育一顿。

想了想还是决定算了。

然后——

“林岁!”

“林一礼!”

林惊渝在房间里扯着嗓子喊。

林岁:“……”

林一礼:“……”

兄妹俩对视一眼,林岁从妹妹的眼睛里看出了她想逃。于是先一步的,林岁抓住了妹妹命运的后脖颈。

想什么呢?

现在跑了等一会被揍得更重。

林一礼真傻,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个道理都不知道。

是的,此刻在林岁眼里被揍一顿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总之他尽力保下妹妹吧。

架是他打的,妹妹是受欺负的。学校里的事跟妹妹没有关系。

林岁扯着妹妹进房间去找爸爸的时候,就是这样在心里头对自己说的。

他在心里说了一遍一遍。

如果要扯一个谎的话,首先是要骗过自己,然后才能骗过别人。

出乎意料的,林惊渝只是抬手揉了揉林岁的头,鼓励道:“今天做的很好。”

“……”

“诶?”

林岁低着头的头逐渐抬了起来,眼睛里似乎闪着疑惑的星光。

爸爸竟然不骂他。

林一礼:“!”

林一礼瞬间激动了。

在林惊渝的眼里,她好像是要跳起来。

“还有我!还有我!”

她也要夸奖。

林惊渝便笑道:“小礼也做的不错。”

林岁有点奇怪:“爸爸不骂我们?”

林惊渝就问:“你觉得你做错了吗?”

林岁犹疑了片刻,然后摇了摇头。他保护妹妹保护朋友,他没有做错。

“那不就得了。”那话里的语气仿佛是在嫌弃林岁竟然问了这么一个愚蠢的问题。o

林岁:“……”

林惊渝忽然觉得鹿幼幼的想法可以派上用场了。

让她教两个孩子一招半式的,也免得他们将来打架打不过人家。

林一礼:“可是我还是想剪头发。”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短发。最好是像哥哥那样的短发。”

林岁听到林一礼喊哥哥,顿时惊恐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真要喜欢的话明天放学了带你去剪。”

林惊渝果断放弃劝说林一礼了。

年纪小的时候不发癫,等长大了就没脸发癫了。

让一礼多试试几种风格也好。

试着试着她就会知道她喜欢什么样的路子。女孩子的风格从来就不只局限于一种。

骆文先听自家闺女讲了幼儿园发生的事,气得牙痒痒。

“要我就直接一拳抡上去了。”

苏明月瞪他一眼:“你小心带坏浅浅。”

骆文先忽然就想起了鹿学姐的一身武艺:“老婆,你说我们要不然让浅浅去学点散打或者泰拳什么的吧。”

要不然她很怕闺女在外面受欺负。

苏明月想了想,觉得骆文先说的很有道理。

……

最后,浅浅认了鹿幼幼当干妈。

“来跪!”

苏明月一声令下,小姑娘就“砰”的一下跪下了,膝盖落在地板上,发出一声闷声。听得鹿幼幼眼皮子狠狠跳了跳。

不至于跪这么大声。

“叫人!”

“干妈——”

鹿幼幼又是眉心一跳。

苏明月该不会还想着让浅浅给她瞌三响头吧。

“来浅浅,给你干妈磕、”

话没说完就被鹿幼幼打断了:“差不多就行了,你有话就直说。”

苏明月立马笑眯眯的有话直说:“也没什么大事,就是那几个小娃娃不是打架嘛,我怕她以后遇到危险,就想着说让你教你干女儿个一招半式,”

怕鹿幼幼不教,苏明月又道:“我可以出学费的。”

鹿幼幼看了看林岁,然后道:“……不必了。”

反正一头羊也是牵,一群羊也是赶。

“以后浅浅你就别接了,让她直接上我们家。晚上我给他们上课,能听多少懂多少就看他们的造化,等八九点钟你再来我们家接人。”

……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