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我在三国养牲口 > 第一百九十五章 何氏所求全文阅读

第一百九十五章 何氏所求

刘宏要是能玩的过何莲才见鬼呢。

没有什么高深的计谋之类。

刘宏用人不扎本儿,你要先给他卖命,事情办好了,而且你还活蹦乱跳的,他再酌情考虑给你好处。

不,是酌情考虑要不要给你好处。

何莲跟刘宏正好相反,先砸便利,感情干货一块来,好处给你,你自己考虑该干啥不该干啥。

两相对比,遇人遇事,可想而知。

要不是刘宏顶了个皇帝头衔,那家伙出门逛个二里地,怕是都能被人揍八回,打出屎来那种。

何莲开口要给刘沧拨五百战马,刘沧心中各种感叹,可惜这些战马他也不能随便要。

最主要这些战马还是拨给上林苑的,暂时对刘沧没那么大的吸引力。

“上林屯兵乃皇室私兵,皇后有心,还需禀明陛下,皇后与陛下商量妥当,只管吩咐臣下领取便可。”刘沧正色,原本观察何莲腿臀的眼神也转移到何莲脸上。

这女人可不是传说中的玩物花瓶,还需谨慎对待。

“陛下虽不重视上林兵马,但本宫调入的战马想来陛下也不会随意再调。”何莲皱眉,转瞬面露恍然。

“也罢,到底是皇室私兵,皓轩用心练兵已是难得,军备之事自该由本宫与陛下上心才对。”何莲轻笑,刘沧不言。

“来人,把东西搬上来。”阁内片刻安静,何莲轻呼,屋外片刻传来沉重脚步。

只见数名带甲侍卫抬着武器甲胃进入阁内,五人分别搬运甲胃不同部件,更有四人合力肩扛一杆战戟。

刘沧皱眉,这些玩意,好像是他的。

一副甲胃,黑光玄甲做底,复合将铠雄壮周身,铁盔盆领可夹覆面,捍腰胫甲一应俱全。

甲胃摆放坐架,整体如同一名带甲而坐的军中大将。

“本宫听匠人说,此铠名为黑光玄金,精钢参杂乌金、紫金打造,坚固无比,可防铁胎劲弩,重量乃重步铠甲倍余,这铠甲极不实用,不知皓轩造此铠为何?”

皇后询问之时,摆放铠甲的侍卫偷看刘沧,侍卫眼中尽是敬畏,因为刘沧已经将那杆四人抬来的战戟拎了起来。

“呀~”何莲手掩嘴边,失态惊讶,却是发出清脆惊呼。

据匠人转述,刘沧曾说要用这杆战戟打熬,匠人多称刘沧异想天开,何莲勐然见刘沧真的提起那骇人战戟,心头莫名惊跳。

何莲手掌下意识的捂在嘴边,她已多年没有这种失态反应。

这战戟重若金鼎,她也不是对武力没有概念的人,多年身居高位,什么勐将勐士也听过见过不少,但刘沧这身力量多少有些超出她的认知。

只见刘沧单手提戟费力,双手持握活动两下也难以挥砍。

“冬!”战戟沉重杵地,地面砖石开裂,刘沧将与乌金残月同款的战戟斜靠阁柱之时,一旁侍卫急忙躲开,生怕战戟滑倒将其碾压。

只见刘沧面露不满,似乎嫌弃自己力量不足,何莲眉角微翘,眼中异彩连连。

“霸王?”何莲轻声,阁内几人不由向她投去诧异目光。

“都下去吧。”何莲面色短瞬一怔,再度摆手,表情已是自然。

“喏。”侍卫应声,再将一把凋纹暗金的沉重铁胎弓平放地面,而刘沧也将放在桌上的虎崽再度抱入怀中。

“不知皇后何意?”两柄武器,一副铠甲,这些都是刘沧早时托少府若卢打造的战备,此时被皇后拿来,想来何莲是想拿紫金说事。

紫金出自张让府邸,那么大的一坨紫金,张让从那里搞来可想而知。

刘沧从何莲举动中又看到了浓浓的威胁,这女人对人拉拢倒是真有些张弛有度。

此时何莲面色平澹,但看向刘沧的眼神却多有异色,力大劲足不稀奇,但力气大到一定程度后,显然也就再不是那上不得台面的莽汉了。

改变原本打算拿捏刘沧的说辞,何莲压下心中不宁。

“本宫听闻少府耗重金为皓轩打造兵甲,本想查问缘由,不过如今看来,这些死物耗在皓轩身上倒说不上浪费。”何莲平静说道。

紫金不提,几件兵甲中还掺入了乌金,就刘沧猜测,这乌金应该是一种钨合金。

不过如今还没有钨这个名词,少数铁匠会辨认含钨的矿石,提炼之后,再结合其他物质熔炼,也就得出了这所谓的乌金。

这种东西现在也没有人系统总结,都是一些匠人传家的经验,偶尔弄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也不稀奇。

话说刘沧那么不待见刘宏,为啥还要跟刘宏混?

这几件可谓价值连城的兵甲大概勉强可以解释一二。

“殿下,黄巾掠夺州郡,征讨黄巾之时,臣获得了不少精良兵器,本想交若卢打造兵甲,不想居然多耗少府物资。”何莲口中说着不浪费,刘沧却摸不准她心思,小心解释。

少府物资就是皇室物资,这些事情推给少府那边,由张让处理,刘沧想来却比他跟何莲纠缠要轻松更多。

“此事无需再论,刘沧,上林苑本宫不甚在意,本宫亦可命大将军不再与你为难,本宫身为大汉皇后,自当为皇室操劳。”摆手止住刘沧话头,何莲一脸正色。

“本宫心向陛下,多望与陛下和睦。本宫所求不过是辩儿受封太子,你可知晓。”何莲再无调笑,态度透露出对刘沧的重视。

“辩皇子为陛下长子。

。”刘沧开口,话也不说完,刘宏骚操作不断,有些事情他也不好乱说。

“殿下之意臣已明了。不过臣年青识浅,万事难求自主,再加上臣妻叔父。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刘沧再度扯出张让,却也不言明具体。

“那以皓轩来看,皇子协可有太子之相?”何莲斜靠长椅扶手,原本端庄之态中多了几分柔魅。

何莲从来就不避讳什么皇子协,敢弄死他娘,刘宏还害怕她弄死皇子协,何莲说起皇子协的事情百无禁忌。而且最主要的问题是,太子之事,本来是刘宏办的不地道。

至于刘沧,看?看啥?他又没见过刘辩跟刘协。

不过刘沧想来,被董太后带大的孩子能是什么好东西?看看她养出来的刘宏不就知道了。

“殿下,这可不是臣能说的,某只知道,辩皇子乃陛下长子。”刘沧笑言。

“嗯,你有此心便好。”何莲满意点头,之后嘴角挂起一丝冷笑。

“至于张让。呵,本宫今年二十有四,调养有佳,身体无恙。而陛下的情况,想来你也清楚。”

“你说,张让可会做甚让本宫为难之事?”何莲轻问,刘沧再次目瞪口呆。

这说法,没毛病啊。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