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游戏小说 > 从拳愿到刃牙,JOJO > 第17章:血夜降临!全文阅读

第17章:血夜降临!

二天后,

300甲贺忍众整齐出现在尹贺山谷外,

“将监去通知冷空大人,就说我们甲贺已经集结完毕。”

两族处于初次联盟状态,弦之介没让忍众大军进入尹贺之谷。

其实甲贺、尹贺两个山谷彼此相邻就隔着一条山脉,光赶路的话自然用不了两天。

但弦之介劝说甲贺忍众花了不少时间,后面准备战具又花了一天,所以现在才来。

“是,弦之介大人!”

将监自认为自己跟冷空也是老熟人了,虽然两人没说过几句话,但怎么说他跟冷空同行过,虽然当时是被夜叉丸扛在肩上...

“你确定真的没事,弦之介大人?”

虽然都站在尹贺山口了,但甲贺十人众仍在警惕扫视四周,生怕一个不慎就被甲贺忍军给围歼了。

不是他们信不过弦之介,而是事关村子存亡。

甲贺能战之兵几乎全被弦之介带来了,村子现在就只剩下老弱残兵守护,万一中了尹贺陷阱,那他们甲贺绝对要无了。

“说多少遍了?”

“眼界,放开你们的眼见。”

弦之介表情颇有些恨其不争:“我们如果按照忍法帖跟尹贺开战,那么两败俱伤后不被幕府大军歼灭,也会被他们继续封印、限制,既然这样何不跟我拼一把?”

“听弦之介大人的。”

战前不能乱了军心,军师豹马重声锤定,

两天前,弦之介回到村子,干部们还在担心差点把弦之介分成两半的恐怖伤势,结果弦之介完全没在乎,而是向众忍说起了冷空提出的“改天换地”骇世计划。

当时直接将一众干部震惊的不要不要的。

......

冬冬....

没多久,山谷内响起密集脚步声。

尹贺忍众早就准备好,就等甲贺来了出发,将监才刚进谷,守在谷口的探子就已经将消息传回,忍众立马行动,不过数分钟已经集结并出现在谷口。

“弦之介大人...哥哥...”

尹贺忍军中突然冲出一个体态丰满的少女。

“胡夷,你在尹贺没事吧。”

眯眯眼左卫门迎了上去。

“我倒是没事,就是仗助那个死胖子好像有点惨。”

胡夷想到仗助几乎覆盖整个胸腹的恐怖螺旋伤口,不禁打了个冷颤。

“人没死就行,那胖子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知道仗助身体硬没那么容易死,左卫门才不在意,因为这混蛋不敢去招惹阳炎,却总喜欢摸他妹妹屁股。

该死!

“你带的人有点多了。”

扫过甲贺密密麻麻的人头,冷空看向弦之介,

他也就带了200忍众,结果弦之介带来了300人马,要是开片,尹贺气势先输一半。

“不多吧?”

弦之介:“德川幕府执掌全国大部分地域,军队规模强大,就这点人我还担心少了呢!”

“多!”

“忍者注重的是隐秘性跟机动性,人多了就显眼了。”

“不过来都来了...”

“就算了,”

冷空摇摇头:“现在以干部为小队化整为零,进入江户再在服部一族会合。”

“现在开始行动!”

尹贺早就分配好,发令后,十人众各带20人小队,背着干粮、饮水迅速没入森林不见。

弦之介见状,也就地分配小队。

忍者执行力非常强,不过数息,小队已经分列完毕。

“注意行踪,尽量避免出现在其他人视野。”

看到尹贺小队没走道路,而是直接没入森林,弦之介也提示甲贺忍众不要走大道。

“明白,那弦之介大人,我们先走了!”

甲贺十人众带着不安,领着小队也闪了,只有瞎子兼军师豹马还留在弦之介身边,

“还剩这么多人吗?”

冷空扫过残留人群,发现居然还有上百人留下在原地。

尹贺十人众每人领队20人,甲贺十人众每人领队30人。

但两族十人众都不全。

弹正、阿幻婆身死,各缺一。

仗助重伤,胧不会忍术,体质又太差,不适合长途奔袭,冷空没让她去,各缺一,

再加上冷空跟弦之介、豹马本人,足足还有7个小队180人,留了下来。

“这样,你们以10人为队,去将附近藩国领主也请到江户来。”

冷空微微思虑,目光看向剩余忍众,“这点你们能做到吧?”

“必将完成任务!”

尹贺气势如虹,

甲贺举头看向弦之介,因为他们都不认识这个尹贺忍者。

“听冷空大人的。”

虽然还不知道冷空用意,但弦之介也没有异议,并朝站在身边的豹马道:“舅舅,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那,大人你...”

豹马顿了一下,他之所以留下就是为了守护弦之介,现在自己要是也走了,弦之介身边就一个人都没了。

“我不会有事!”

计划已经开始,弦之介自然不会犹豫。

“不行,最少也要给大人你留下一个小队。”

豹马从甲贺尹贺中各点出一个小队,然后带着其他忍队极速奔向藩国位置,行动之敏捷完全不像个瞎子。

“好了,我们也该出发了!”

冷空扭扭脖子,大步前移,十人小队在身后紧紧相随。

“弦之介大人...一路小心啊!”

少女胧站在后面眼泪汪汪,“我...我等你回来!”

“嗯,我回来就跟你成亲!”

弦之介用力点头,随后加快脚步跟上冷空。

去往江户的路程不短,两族忍众在陆地山林中穿梭前行,冷空跟弦之介则是登上直达江户的船只,身边跟着的两个忍队也都装扮成随从、商贩。

第二天下午,船只靠岸,

........

是夜,

蒙蒙月光下,甲尹两族忍众已经齐聚服部一族的庄园外,身穿黑色劲衣的忍者或是藏身树冠,或是卧伏在观赏植被中,又或是趴在屋檐上,

唯有冷空因为体重关系,静静站服部半藏庄园大门对面的阴影中。

初代服部半藏被称为忍者之神,二代服部又领衔德川忍组需要开阔的训练场地,所以服部庄园并没有位于城中心,而是处在江户的边缘位置,占地面积也至少也十多个足球场那么大。

“各小队都已经到齐了吧?”

“嗯...”

一直跟在其身边的弦之介点点头:“傍晚就到了,现在又歇息了几个小时,正是精力充沛之时。”

“那就开幕吧!”

冷空缓缓走出阴影,

“行动!”

弦之介打出手势跟在其身后,

休休...!

月光下,黑影极速闪动,站在服部大门前的两名岗哨,连发声机会都没有就突然出现的忍众抹了脖子。

呲拉拉...

大门推开,闷涩转动声打破深夜的寂静,冷空跟弦之介如入无人之境般从大门进入。

“谁...?”

门房探出头刚想看看谁这么晚还来拜访服部大人,然后一柄涂上黑漆的手里剑就从脖子滑过,

嗤嗤...!

血液喷溅,尸体无声倒下。

接下来更是杀戮时刻!

暗杀技艺被甲尹两族忍众展现的淋漓尽致,无声无息的侵入房间,又无声无息的离开,只留下一地血腥...

但随着越发庄园中心建筑,德川忍组终于有人发现了敌袭,

“敌袭!”

“敌袭!”

冬冬...

警钟瞬间大响。

发现族人被暗杀的不是别人,正是二代服部半藏本人。

因为甲贺、尹贺忍法生死战,他本就无心睡眠,加上今天晚上心季阵阵,没来由的感到很不安,便一个人登上塔顶思考人生。

但想着想着,风中突然多了一丝血腥味。

常年游走在黑暗中的忍者对这种气息无比敏感,

服部半藏几乎没有犹豫就敲响了塔楼警钟。

听到警钟鸣响,中心区域建筑中瞬间涌出密密麻麻的人头,在外围几乎杀光的情况下,中心区域的人数居然比甲尹两族的忍者还要多。

不过也是,甲尹两族只是两个小忍村,而德川忍组却是有幕府支持的大势力,体量不是一个档次的。

但忍者交战,比的可不是数量而是忍法!

这一点,世代都在研究怎么获取更强力量的甲贺、尹贺,显然更强。

只不过这股超越凡俗的恐怖力量,往日都被他们用在对方村子上,现在还是第一次合力展现在世人面前。

“被发现了?”

听到钟声,冷空脸上没有半点波动,因为一路走来,他跟弦之介都没出手,沿途敌人就被忍众给解决了。

“这个时候才发现,已经远远超出我的预估了。”

“看来是被繁华腐蚀了心志,忍者技艺相比爷爷说的大大降低了!”

弦之介眼神轻蔑,“服部半藏,忍者之神?名不符实也!”

“是谁?”

“是谁在袭击我服部一族?”

腹部半藏踩着屋檐,从七层高的塔顶逐层跳下,随后对着黑暗暴声怒吼,

闻着被风带过来的浓重血腥味,脸色阴沉的好似要滴水。

以他的忍者素养再根据风速判断,就这个浓度的血气,自己忍组最少已经死了过半。

“为什么?”

“我们服部一族一直都对将军忠心耿耿,为什么要对我们下手?”

“你们这是在解决甲贺、尹贺的同时,还要将我们服部一族一起覆灭吗?”

服部半藏还以为,是德川幕府下手了。

但这也不能怪他想歪了。

因为按照常理,在江户有这个实力,又敢对服部一族下手的除了德川幕府没有其他势力。

“忠心耿耿?”

“就是因为你们忠心耿耿,才要先覆灭你们这些狗腿子啊!哈哈...”

弦之介双眼闪现金光,跟冷空并排走进内庭。

来袭的德川忍众,提着刀冲上来,结果一对上弦之介的双眼,就跟疯了一般与队友厮杀在一起。

破邪返童在身弦之介连动都没动,只是眨眨眼皮,德川忍组一个小队就全部灭亡。

“居然是你,弦之介?”

服部半藏作为甲尹两族的直接领导,显然认识弦之介这个甲贺继承人。

瞬间爆吼出声:“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弹正才死,你就想带着甲贺一起消失吗?”

“消失?”

“不,要消失的是你们,还有...幕府!”

服部一族只是上半场,甲尹还有下半场的幕府要赶,弦之介可没跟他废话的功夫,手臂高扬勐喝道,

“暗杀结束,现在开始全力歼灭!”

“不要放过一个忍者!”

“嘻嘻...”

就在他话音刚落,一道靓丽身影突然出现在庄园最高建筑物顶部,蒙蒙月光照射下,身影显的无比性感美丽。

唰!

为了让大家看的更清楚,朱娟一把掀开外套,展露出完美车灯。

随后无数血光从她体内爆射而出,高空之上瞬间下起血雨,血雨坠下又化成血雾,妖异雾气笼罩整个内庭。

忍法:梦幻血界!

为了保证充分的出血量,这几天她可没少补,都吃胖了好几斤,不过现在又瘦了好几斤...

因为一顿狂喷,她差点就把自己给榨干了。

双腿发软瘫坐下,手臂轻挥,后面待命的忍者小队瞬间跃过她的身体,隐身到血雾之中开始肆意收割。

在跳跃过程中,几乎没人偷看她的身体,职业素养极高。

“杀...杀他个天翻地覆!哈哈...”

念鬼脸上充满狂暴杀气,他本就好大喜功,现在看到朱娟已经完成血雾覆盖,当先跳了出去,

漫天血雾中,其周身毛发极速飙长,黑发疯狂乱狂舞,显的妖异至极,

随后毛发化成锋利尖刺,轻易刺穿德川忍组组员身体,头发甩甩就能带走数条人命。

又用妖异长发卷起地上散落刀剑,给自己带上一顶杀戮皇冠!

“念鬼,小心不要闯入我的攻击范围啊!哈哈...”

在他侧方,又跳出一个比女人还美丽的少年。

少年手指勾动,空气中顿时响起尖锐破空声,前面德川忍者还不知道发生什么,身体就连同地面、植被、墙壁一同被切成碎片。

夜叉丸太适合夜战了,因为他的黑绳在夜色跟血雾遮挡下,完全消失了...

“夜叉丸大人小心点。”

萤火双手在胸前结成忍术“诱灵操虫”符印,一道发光的龙卷风出现在夜色中,没入血雾后德川忍组才发现是飞蝶,成千上万、数不胜数的飞蝶。

飞蝶扇动翅膀大量鳞粉从空中洒下,德川忍者顿时感觉身体瘙痒无比,更可气的是,飞蝶洒完鳞粉后,还疯狂湖向他们眼睛,

“嘶嘶...”

少女口中再度发出蛇鸣声,

下一瞬,就有大量毒蛇从草丛、植被疯狂涌出,游走在被血水覆灭的地面,冷不丁就给德川忍组来上一口,

被咬者当即脸色青黑,口吐白泡倒下。

论辅助,萤火是专业的,她的主修忍法就是役使甲虫、蛇类,这些只不过小菜一碟。

就在德川忍组失去视野,又被毒蛇啃咬时,两条延长数十米的肉臂如蟒蛇钻进忍群疯狂翻腾,

是蜡齐老出手了!

只要被他鞭手抽中的人,身体当即就会四分五裂,力量之大堪称忍者之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