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穿越历史的古董商 > 第一百七十一章 胡家之事全文阅读

第一百七十一章 胡家之事

众人坐车来到了胡老的家中,下车后便被胡老带到餐厅中。

此时餐厅里原先那张长桌被撤换了下去,换上了一张大圆桌。圆桌上已经放了几盘凉菜。

几人入座后,胡老让佣人端上了餐具。

随后他对黄震说道,“小震,你去把曜变盏拿出来分给大家吧。在我书房里的柜子里。”

黄震点了点头,起身走向胡老的书房,从柜子里拿出几个锦盒后,回到了餐厅。

挑了他自己认为最好的一个,先递给了金总,然后依次分发了下去。

金总打开一看,之后满意的朝黄震点了点头。

见状,陆总调侃道,“你们两个果然有什么暗中的交易,要不然为什么先给老金呢?”

说完,他打开了面前的锦盒,一个不次于金总的曜变盏出现在了眼前。

随即,陆总摇头说道,“好吧,我错怪你了,看样子你还是一视同仁的。”

众人闻言,无不哈哈大笑起来。

黄震笑着说道,“放心吧,陆总。大家手上的曜变盏各有千秋,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的。”

陆总点了点头,感叹地说道,“想当年,国内一个曜变盏都没有,只有眼馋东洋人的。而现在我们都已经奢侈到用古董曜变盏喝酒了。真是一个天一个地啊!这真是多亏了小震。”

黄震连忙谦虚地说道,“您过奖了。”

这时,胡老拍了拍手,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好了,我们上菜吧,边吃边聊。”

说完,他向一边的管家说道,“老王,把张总送来的茅台搬两箱过来,然后让厨房上菜吧。”

管家点头答应了一声,便转身离开了餐厅。

没一会,一个佣人搬着两箱酒放到了餐桌旁。

胡老挥挥手,示意他退下。然后让黄震给每人面前放了一瓶。

黄震给每个人面前的茶盏里倒上酒,然后又单独放了一瓶在他们面前。

金总看了眼面前那瓶茅台,然后对张胖子说道,“这就是你上次拍卖会上拍下的那批酒吧?”

张胖子笑着点了点头。

金总调侃道,“上次结束后,让你送我两瓶都不肯,今天怎么肯拿出来了?”

张胖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这不是买了送人的嘛。这些都是送给小震的,你要谢谢小震大方,肯拿出来招待客人。”

陆总点头道,“我们确实要多谢小震。没有他,我们就没有如此精美的酒具,也没有如此美酒。我提议我们第一杯酒敬小震。”

黄震连忙摆手道,“我怎么可以喧宾夺主呢,第一杯当然要敬这里的主人啊。”

胡老闻言,摆摆手说道,“你也算是这里的半个主人了,别客气了。”

见状,贺老问道,“老胡,你真打算把东西都留给小震了,国勇那边知不知道?”

听到他提起自己的儿子,胡老无奈地说道,“那个小子知道的,毕竟他自己有错在先。而且,当年要不是黄老爷子把我从东洋人手上救了下来,那还有他这小子。”

贺老叹了口气,顿时没话说了,看来他见到胡老如此决断,怕是心中有所自愧不如吧。

不过他家大业大,牵扯的东西有点多。就是像胡老一样给自己,黄震怕是也不敢接受。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陆总见桌上氛围有些奇怪,连忙说道,“好啦,我们就不提这些陈年往事了。”

随后,他站了起来举起面前的曜变盏,“来我们举碗,敬小震一碗酒。”

众人见状,纷纷举起酒碗响应他的提议。

黄震连忙感谢了一声,然后端起曜变盏一饮而尽。

喝完手中的酒,胡老双手往下压了压,示意大家坐下说话。

然后他说道,“大家先吃凉菜。热菜马上就上了。”

正说着,餐厅外走进来两个佣人,端着两盆热菜放到了圆桌上。

胡老连忙示意大家吃菜,自己带头夹了一快子。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几人开始在餐桌上闲聊。

而胡老也把他的那个柴窑水盂和那幅宋徽宗的画拿出来显摆。

就在这时,客厅里传来了胡国勇的声音,“爸,我回来了。”

胡老听到他的声音脸顿时拉了下来。不过毕竟那么多人在场,也不好发作。

看到他进来后,他没好气地说道,“你还知道回来啊。”

胡国勇尴尬地笑了一声,没敢接他的话,而是和桌上几人打了声招呼。

然后,一屁股坐在了黄震旁边,转头对餐厅门口候着的管家说道,“老王,给我那副碗快来。”

黄震见状就要起身给他拿个曜变盏。

胡老挥手阻止了他,“让他用玻璃杯。”

胡国勇好奇地看了桌上一眼,顿时吃惊不已。

他不敢忤逆胡老的话,只能低声问黄震道,“小震,这些都是曜变盏?”

见黄震点了点头之后,他继续问道,“这都是古董?”

黄震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我给你去拿一个吧。”

说完,他便站起身来,准备去帮胡国勇拿一个。

胡老不满地哼了一声,不过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也不好发作。只能默认了黄震的举动。

黄震拿着一个曜变盏回来,递给了胡国勇,“胡叔,给。”

胡国勇笑着接过了曜变盏,打开后给自己倒上了酒。

瞬间,他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好漂亮啊。”

在场的几人,不是之前已经见识过了,就是在视频里看过了。都没有他的反应大。

胡国勇毕竟是第一次看到,被惊到也是正常的。

很快他就回过神来,然后他端起酒碗,敬了在场的几人一碗酒。

坐下后,他便开始夹起菜来吃。

“你怎么今天回来了?”胡老皱着眉头看着正在吃菜的胡国勇问道。

胡国勇放下手中的快子,擦了擦嘴,然后回道,“这不是张总又要开发布会了。上次不是错过好戏了吗,这次我特地回来见证一下这场号称能载入史册的发布会。”

接着,他用手肘捅了捅黄震,小声问道,“这次你们搞出来一个曜变盏,这次又是什么好东西?”

黄震语气澹然地说道,“传国玉玺。”

“什么!”胡国勇顿时吃惊不已,颤声问道,“你竟然找到了这个东西,真的假的?”

“真的,已经找人鉴定过了。”

胡国勇默然无语了半晌后,恳切地说道,“能让我看一眼吗?”

这时,胡老拍了拍桌子,“看什么看,先吃饭。吃完饭再排队轮流看。”

胡国勇自从官宣出柜之后,在胡老的面前简直就如同一只鹌鹑,一点也不敢反抗他老爹。

他尬笑了一下,然后默不作声地拿起了快子,夹起桌上的菜吃了起来。

胡国勇的到来,让桌上的气氛变得诡异异常。

见状,几位客人纷纷表示自己吃饱了,坐回客厅里。

胡老示意黄震跟他们出去安排一下。

黄震点点头答应了,他放下快子,跟着几人身后一起走了出去。

等黄震走后,胡老开门见山地说道,“你看看你干的好事,你让我这脸往哪儿搁?”

胡国勇灿灿一笑说道,“爸,你不是还有小震吗?就让他代替我给您传宗接代吧。”

胡老瞥了他一眼,幽幽地说道,“你都知道了?”

胡国勇点了点头,“律师已经把事情告诉我了。”

胡老叹了口气,问他道,“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胡国勇澹然地摇了摇头说道,“我没什么意见,毕竟他爷爷当年救了你,报答对方也是应该的。更何况你还给我留下了公司。”

胡老叹息了一声,无奈地说道,“毕竟你是我儿子啊,虽然不成器但也是胡家的骨肉。你也不想想你走了之后,这偌大的公司留给谁?我这一辈子都白忙活了。”

胡国勇笑着说道,“找小震啊,他不是你干孙子吗?他还年轻到时候让他多生两个,过继一个到我们胡家不就行啦。”

胡老无奈地点头说道,“这是最后的办法。”

接着他看了胡国勇一眼说道,“要不你随便花钱找个女人生一个,然后你怎么玩都随便你。”

胡国勇闻言,叹了口气,“爸,我跟你说实话,之前我是打算这样的。保养了不少情人。但是她们都没有怀孕。”

他顿了一顿后,继续说道,“我去医院检查过了,医生说我是弱精症,精子存活率不足百分之五。连人工受孕都做不到。”

胡老闻言,深深叹了口气,心中再也没有责怪他的想法了。

于是,他无力地朝胡国勇挥了挥手,“行吧,这也不怪你,是天要绝我胡家之后啊。”

接着,他沉吟了一会,对胡国勇说道,“你去把小震喊到书房,你们当面把事情说清楚,免得你和他之间有疙瘩。”

胡国勇点了点头,便起身去客厅里把黄震叫去了书房。

胡老一人在桌边喝了几碗闷酒,估摸着两人差不多已经说开了。于是,他便起身走向了书房。

当他退开书房的门,只见胡国勇和黄震两人正在那里有说有笑的。

见他进来了,两人同时抬头向他看去。

胡国勇隐蔽地朝他颔首,示意自己已经和黄震说开了。

见状,胡老放下了心来,一个是自己唯一的亲人,还有一个是自己的干孙子,他可不希望两人之间有什么隔阂。

于是,他笑着问道,“说什么呢?聊的那么开心?”

“没什么,和小震讨论西方艺术品呢。”

胡老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看向黄震问道,“怎么,准备去祸害欧罗巴人了?”

黄震哈哈一笑,“当然,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成吉思汗当初打到欧洲,肯定有少好东西带了回来,等有机会去蒙古那边看一看。说不定能搞点金银珠宝,凋塑凋像什么的回来。”

胡国勇拊掌附和道,“不错,古希腊和古罗马的凋像还是很值钱的。那些金银珠宝更别提了。不过最值钱的应该还是油画。”

黄震暗自把这两个信息记在了脑子里,但对于油画估计没什么办法了。那些东西都是很晚才出现的。

胡老听得眼睛一亮,不过随后就叹息道,“可惜了,估计当初蒙古人不像欧罗巴强盗一样,连凋塑构件都不放过。他们骑马,最多带些金银财宝回来。不可能连凋塑都带回来。”

不过胡老所说的问题对黄震来说并不是很重要。他那个玉佩空间现在的大小,估计装一座城堡回来都不成问题。

黄震微笑着摆摆手,“万一蒙古人的军队里有爱好艺术品的将领呢?”

说完,他还偷偷地朝胡老眨了眨眼。

见状,胡老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顿时大笑道,“对啊,说不定那些大将看到漂亮女人的凋像都带回来了呢。”

胡国勇一脸蒙圈的看着这一老一少两人,好像他们确定,以及肯定能从蒙古那边搞来这些艺术品一样。

刚想反驳他们,便被胡老打断了,“国勇,你和小震说过了吗?”

胡国勇立马就把刚才的事忘在了脑后,“说过了,我您老的提议完全没有意见。”

但是此时黄震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犹豫。

胡老也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抢先说道,“那这事就这样定下来了。”

说完,走到书桌旁,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了胡国勇,“你看一下,没问题就签了吧。免得日后夜长梦多。”

胡国勇点了点头,看也不看就翻到最后一页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签完后,胡老拿过文件,又都递给了黄震,“国勇签了,你也签了吧。”

黄震拿过文件看了一眼,是一份胡老的遗嘱,上面明确写了他的诉求。

黄震还想说什么,却被胡老打断了,“快签吧,这些东西国勇都看不上,留着也是被他霍霍的,还不如给你。”

说完,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胡国勇。

胡国勇连忙附和道,“是啊,是啊。签了吧,要我说给的还是少了呢。这些东西加起来才多少,我继承的那家药企,市值差不多都要六千亿了。要不然你过继给我做儿子?以后我死了药企也是你的。”

听了他的话,胡老顿时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如果让黄震的儿子过继给胡国勇,那两人的辈分岂不是乱套了。

还不如胡国勇收他当干儿子,那样黄震的孩子理所当然的就是胡家的第四代了。

于是,胡老满怀希望地看向黄震,等着他的答复。

黄震无奈地苦笑了一下,认个干爹什么的倒是没什么问题,不过对于他们所说的过继,他心中还有一丝抗拒。

胡老见黄震脸上露出一丝为难的神色,便说道,“先认个干爹吧,过继的事以后再说吧。你先把文件签了。”

黄震闻言,松了一口气,然后把那份文件给签了。

签完后,他把文件递给胡老,胡老也在最后签上了自己的姓名。

“行了,明天我们带上律师,一起去公证处做个公证。这事就算成了。”

说完,胡老合上了文件,放回了抽屉里。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