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拳之霸者 > 第一千八十七章 通天惨案全文阅读

第一千八十七章 通天惨案

“两千万年岁数?!”

江横眉头一挑,九阶强者如若保养得当活个五千万年都是不在话下的,诸如大周皇这等肉身道武夫活个六七千万年,再凭借一些延寿之法如今更是达到了八千多万岁的高龄,并且外在看去还不显老,显然有些特殊的外貌定型之术。

“呵呵,也不要奇怪,天机道就是如此,推演的越多,涉及的目标天机越是恐怖对寿元消耗的也就越恐怖。不过你也不要有所惊讶,更惊讶的还在后头。

其实这位大司命其实早在大周帝国建国之初就一直存在,外貌不同但人还是那个人!这样你可懂意思?”

风云候买着关子。

“你是说大司命有转世重生之法?”江横更加诧异了,不由大感好奇。

“不错,大司命掌握天机道的同时还掌握了轮回道,这条大道一般人很少听闻,属于很少见的特殊类大道,杀伐之力不足,但是这条大道拥有者能不断转世重生,相当于不是真神却如真神一般拥有永恒的生命。

当然这条大道也是有一些风险的,每次轮回转世都需要经受一次如心魔一般的劫数,需要在虚无之中经受无数次的轮回,直至找回自我如此才能进行下一次的轮回转世。

并且转世目标也不是随意选定目标的,你看到大司命后一个身位的女子没有。”

江横这时也注意到大司命身后一人,那是一名长相十分清丽高贵的女子,女子的气质高贵之中还透着一种神圣而不可侵犯的威严,仿佛这女子就是一尊无比冰清玉洁的神女,可望而不可即。

其实这女子身上的气质反而是最让一些男子发疯发狂的,这种可望而不可即的气质反倒是越能激发男子的欲望。而这女子就是这种,太过神圣!

“这位是少司命,每一代少司命最后都会在大司命寿终正寝之后成为大司命,而这时候原本的少司命也就成了大司命!

而在这其中,少司命的性格和逐渐与大司命契合,其实现在看着是少司命,但在我看来这女人其实已经是大司命的一尊化身了,神魂估计有大半与大司命一般无二。

她就是大司命日后的转世肉身承载之躯。”

风云候显然对这些皇都秘闻很是清楚,说起来更是十分热切,仿佛说这些八卦对他而言很是一种享受。

江横听得若有所思,略微沉吟了片刻旋即道:“难道这少司命就甘愿沦为他人的躯壳?这少司命没有自己的生活吗?我看这位修为也在五阶层次了,且也是帝国官员。”

“武威候还是太仁慈了,不过这也不怪你,你不清楚司命这一职位的权力和职责。

像这种少司命其实最初与我等无异,也是有自我思维之人。而之所以会成为少司命这是因为与司命达成了一些交易。

在这里老夫就不得不说一下这司命部门的权力了。

司命不从事任何战斗相关的事物,但权力却是极大,司命之内的一切修行者都可以任意取用帝国宝库内的所有资源,记住是免费不限量供应。

同时司命可以任意豁免一些部门主官以下的所有官员任免,以及许多地区的资源调配和战争的调配。

同时大司命在一定程度上说的话就连陛下也需认真听取,且每一位皇子皇女都需要成年之前接受大司命长达百年的悉心教导。

且任何官员侯爷面对大司命都需礼让三分,而一些候位以下的官员如若遇上司命内的普通司命也需恭敬对待,一切要求须的尽力配合。

如此这般你就知道司命的职权有多大了吧。就算是我们中央军团联合一些权贵也是不敢公然和司命对抗。

至于每一位少司命或多或少在最初都是为了达成一些目的这才被迫和司命达成交易。

而眼前这位据说早年是皇都大户人家的小姐,其实当时也算是鼎盛之家,后来甚至还嫁给了皇都内一尊侯爷,更是不凡。

不过最后听说这女子的家里出了一些事,犯了大错可能要面临爵位剥夺甚至流放高维世界的罪责。

要我说这女人的父母还真不是东西,自己犯了错要女儿想办法。

这女人也是纯良,要是祈求其夫家,以她夫君一尊侯爷的能力,或多或少能保住她家父母不至于流放高维虚空。

但她却不愿意影响其夫君的前途,于是与司命达成了交易,愿意以自身成为司命,借助大司命的职权保全她父母一家。

于是后来的情况想来武威候也能猜到,女人最后被发现具有天机道天赋,于是很快就成了少司命。

至于之后凭借她的身份,她父母一家也重新鼎盛起来。只是后来嘛...”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说到这里风云候有些顿住了,眉头紧锁陷入难色。

“后来如何了?”江横神色凝重连忙询问。

“这女人成为少司命后性格大变,而后她夫君似乎也惹了一些麻烦,被押至斩神台斩去肉身,神魂更是惨遭最雷罚而灰飞烟灭....不过此事在朝中乃是禁忌,老夫也不好多说,总之少和这些司命打交道。”风云候摇头叹息。

“那少司命的夫君可是通天候李曦!”江横不为所动只是传音一字一顿道。

“咦,武威候你是如何得知的?这事可是过去数百万年,并且当时所知之人极少,陛下更是下了封口令才对....”

风云候很是诧异,但转念一想,对方乃是当朝驸马,貌似此事可能还是陛下亲口所言的。

“少司命夫君的确是通天候,看样子武威候是知道内情了,此事还真是一大丑闻。陛下也因此勃然大怒,最后无奈只能禁止此事外传。”

风云候以为江横是知道内情,故而叹息道。

“唉,想当年通天候也是一位天资卓越之辈,老夫与其相谈甚欢引为知己,此人专心武道更是激流勇进的武斗派,要说当年那次众神殿奇袭,其实最大的功臣就是通天候了,他太夺目了,以六阶修为连斩数尊众神殿七阶。

如若他还没死如今只怕踏入七阶,更是战力无双,其实际战力只怕能碾压我等老人以及血战候之辈。可惜了。”

江横看出来了,风云候这人属于话多的类型,估计这事隐藏在他内心多年早就让他憋坏了,如今找到宣泄口自然忍不住多嘴了。

“为何通天候如此耀眼如此战功卓越回落的如此下场,莫非陛下昏聩不成?”江横随口附和道。

“哎,武威候慎言,此时陛下虽有责任,但主要还是大司命先斩后奏。你可知通天候当时的罪责是何吗?”

风云候说的兴起,也不管江横接不接话自顾自接着道:“通天候的罪责乃是私通众神殿,名为帝国通天候,实则乃是众神殿细作,甚至污蔑他当时之所以有如此卓越战功都是因为他细作的身份,众神殿刻意放水从而坐高他在帝国的身份。

不过此事就算确有其事其实也罪不至死,毕竟通天候连斩众神殿数尊高位强者是事实,顶多落个剥夺爵位流放高维监狱的下场。

更何况此事最后证实乃是无稽之谈。只是当时陛下正直闭关准备突破真神境的关键时候,朝中大权旁落于当时坐镇皇都内的南王以及大司命之手。”

“南王当时坐镇皇都?不是说南王与陛下不合吗?”江横狐疑道。

“呵,不过是对外的伪装罢了,四王与陛下情同手足又岂会不合,不过是做给众神殿看的。至于当时南王在皇都这是因为众神殿奇袭皇都不久,当时南王和其余三王的援军还在皇都并未离去。

而南王又是排名老二,且当时战功最为卓越的就是南王麾下,故而又南王占领大权。

而当时通天候那事也是奇怪,通天候乃是众神殿细作之事还是其妻子少司命所提供的证据,不仅呈上了各种与众神殿联络的资料还有众神殿赠送的诸多宝物。

再加之少司命身为通天候妻子的这层关系,这下通天候算是有口难辩,直接被南王下令缉拿。

不过南王也知道他毕竟只是占领皇都大权,而处理这等帝国侯爵这等大事还是须等候陛下出关再行定夺。

但陛下一时半会无法出关,直至大司命出面,十分果断的定下了通天候的罪责,并且即可送至了斩神台将其斩杀。

当时此时闹得沸沸扬扬,南王有心阻扰,可是大司命的职权几乎仅次于陛下,又是从帝国建立之就存在的老人,他的威望太高太高了,一个南王是绝无可能撼动。”

风云候叙述着这些显得很是唏嘘。

“最后陛下出关得知此事当细细查明之后隐约发现似乎有些不对,但此事大司命已经做好了收尾,陛下总不可能动大司命这等开国老人,于是此事最终只能不了了之,并且也严令此事外泄。”

江横听着这些只觉得通体冰凉,他深深的看了眼司命队列中最前的那老者,而对方似有所觉也是转头,当看到江横时,却是露出一脸意味深长的笑容。

“不知风云候,这大司命为何敢如此做?以我看来陛下一向以武治国,哪怕最近这些年武备松懈,但对于功勋王侯那也是格外看重,怎么会任由他人污蔑功勋之臣?”江横沉声询问。

他现在终于知道前因后果,如若所料不差这一切的罪责估计就是这大司命。

通天候妻子性格的前后转变必然与这大司命脱不了干系,估计那时候少司命就已经不再是自己了。

至于大司命为何要害死通天候,这点江横还不清楚,但他事后肯定会查清楚的。

自己与通天候的关系,说的实在一点是师徒。但其实也无师徒之实,毕竟只是一则神通传授之情。不过江横是个感恩之人,哪怕只是一则功法的传授,这就足够了。

他还记得当初通天候那冲天的怨气,一生为帝国征战,为帝国斩杀强敌,最后却落得如此下场。

“这....这不太好说,对于大司命之人我不敢妄自揣度,此人很是神秘,据说他总能料到一切,唉,现在老夫都不知道和你说这些是对是错,估摸着你我私下谈论此事,他就已经推算出来了。”风云候有些纠结,他想起大司命那神鬼莫测的诡异能力就是忍不住背嵴发寒。

“无妨,不过是在下好奇而已,想来大司命位高权重不至于为难你,再者我还是帝国驸马,出了事我顶着!”江横安慰道。

“武威候还是小心为妙,大司命能力诡谲。有人猜测他可能早就是真神级强者,不然为何陛下对他一再忍让,就连武神对他也是颇为看重?这事不好说,总之你以后还是对大司命礼让三分,如此总归是好的。”

风云候摇摇头。看得出他对浑身透着神秘色彩的大司命很是忌惮。

江横对此倒也体谅,毕竟那位可是从开国之初就一直活着的存在,要知道从帝国建立再到如今中间已经过去了近两亿年之久。

最初的开国君主是武神,之后八千年前武神退位,新帝也就是如今的大周皇继位,期间经历了如此漫长的岁月,朝中官员换了一茬又一茬,偏偏这位还一直稳坐大司命之位。

光是这点就很让人忌惮,总感觉这老东西不简单。

“师尊你可曾看出这老家伙有什么古怪吗?他当真有真神级修为?”江横直接传音无为道人。

“你小子还真是什么事都找为师,要说这家伙,为师还真看不出来。”

“看不出来?”江横一愣,这还是第一次是无为道人看不出来的。

“哼,这要是其他大道为师自然可以一眼辨别,不过天机道还是算了,这条大道最是让人头疼,当年为师就碰到一个,整日神神叨叨的,而且看起来实力一般般,但是你还真奈何不得这种人。”

无为道人的语气很是古怪,言语中有厌恶也有些无奈。

“啊?此道莫非除了推演还有一些其他特殊之处?”江横诧异了,能让自家师尊吃瘪的还真少见。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