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骗了康熙 > 第519章 龙气加身全文阅读

第519章 龙气加身

如今的玉柱,已有六子三女,传承香火的子嗣问题,已经彻底解决了。

美中不足的是,玉柱和钱映岚亲热的时候,也隐约可以听见婴儿们此起彼伏的啼哭声。

其中,嫡长女佳颖的哭声,格外的响亮,彷如魔音穿脑一般。

天未亮,玉柱已经进了宫,他现在的首要任务,其实是帮老皇帝掰指拉筋。

中风后的手指,恢复期十分之长,必须有莫大的恒心和毅力。

老皇帝见玉柱的额头已经见了汗珠子,便拿出早就备好的白帕子,用左手替他擦了汗。

“老爷子,您替我擦汗,我怎么就觉得浑身上下,竟有使不完的劲儿呢?”玉柱故意说着俏皮话,以分散老皇帝的注意力。

老皇帝拈须一笑,说:“此乃龙气加身也。”

玉柱故意用了点力,老皇帝哎哟一声,麻脸上一阵抽搐,笑不出来了。

哈腰伺候在一旁的王朝庆,简直是羡慕得要死。

玉柱就是这么的豪横,他竟然敢如此的折腾万岁爷,胆大包天已经无法形容这种行径了。

偏偏,万岁爷不仅不生气,反而格外的宠着玉柱。

实际上,老年人不能完全顺着,偶尔斗个嘴,逗个趣儿啥的,反而更容易激发老年人的童心和童趣。

老小老小,越老越小,说的就是这种天性。

人和人之间,都是讲缘分的。

玉柱的身份极为特殊,他既是康麻子钦点的状元郎,又是老皇帝正经的表侄,还可以称呼老皇帝为姑父。

这且罢了,更重要的是,身为满洲大贵族的玉柱,不仅先后两次救过驾,还可以满足老皇帝晚年享乐的金钱需求,以及掌握兵权的安全需求。

客观的说,玉柱在老皇帝心目中的重要性,非常之高。

满洲军功旧勋贵们,对玉柱恨得牙痒,却又无可奈何。

汉臣里边,玉柱的名声,也是臭了大街。

遍观二十三史,类似玉柱这种人,绝无篡逆的可能性。

用早膳的时候,玉柱故意叭叽着嘴喝粥,老皇帝皱紧眉头忍了又忍,最终忍无可忍的怒斥道:“家教何在?”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老爷子,粥太香了,喝顺了嘴。”玉柱也不请罪,大模大样的坐在椅子上,纹丝不动。

受了玉柱的刺激,老皇帝特意尝了皮蛋瘦肉粥,嗯,熬得很地道,确实很香。

老皇帝禁不住胃口大开,连喝了两碗粥,还吃了两个小号的玉米饽饽。

一旁的侍膳太监们,全都长松了口气,万岁爷若是天天用膳不香,他们就该掉脑袋了。

如今的乾清宫御膳房,在玉柱的掌管下,处处透着极浓的服务意识。

御膳的饽饽,一口一个,令人吃了还想吃。

粥碗,也变成了更小号的玉碗。

在玉柱的安排下,规定的制式菜肴,全都摆得很远。那种菜,除了让食欲不佳之外,再无半点用处。

摆到老皇帝眼前的,就是各色的青粥小菜,馄饨饽饽,有近百种之多,还每天不重样。

以前,老皇帝的食欲很差。现在,有玉柱来抢饭吃之后,老皇帝用膳的食量,明显增加了许多。

今天的御门听政,又是一番唇枪舌箭。

工部要修河堤,户部说国库没银子,两位尚书吵得不可开交。

康熙的兜里,有的是银子,他如今的心态,纯粹是看一出好戏了。

小农社会的所谓大政,其实屈指可数。

跟着老皇帝御门听政了这么多次后,玉柱虽然不是宰相,却每天都站在宰相的立场上,默默的审视着各种天下大事。

在没有化肥的当下,粮食若想增收,除了天时的影响之外,很重要的一点,其实是耕作的技巧和方法。

翻土的深度,下种的间距,浇水的多寡,等等,全都影响着农田里的收成。

但是,这个时代的农民,几乎都是文盲。

教育他们用科学的方法种田,可谓是难于上青天。

几千年的小农社会,历朝历代,始终没有出台标准化的耕作技术规范,这个确实是体制不行了。

皇权专制之下,皇帝关心啥,臣子们就纷纷投其所好,谁还有心思去管贱农们,怎么科学的耕作呢?

历史上,天朝的先进技术层出不穷,很多都比西方早许多年。

可惜的是,制度层面的推进科技的发展,直到大清亡了,依旧是一片空白。

奇巧银技,这是皇权专制时代,对技术这玩意的整体评价。

说白了,贱匠才需要学技术,知识分子们都削尖脑袋去当官了。

“老十四,你怎么看?”这一次,老皇帝没有先问玉柱,反而问了一直没发言的老十四。

玉柱心里明白,这是老皇帝故意给老十四露脸的机会了。

只可惜,老十四酷爱军事,对兵马之事研究颇多,河工这玩意,他从未涉猎过。

可怜的老十四,被提熘出来后,虽然说了很多话,却全是行家眼里的废话。

大清的修河堤,只要不是特别指明的情况下,一律指的是黄河。

黄河的河堤,年年修,年年垮,河道的官员们前赴后继的乐此不疲。

在康熙朝,懂河工的技术官员,都属于是大熊猫类型的特级保护动物。

河道上的技术官员们,哪怕是犯了死罪,也可以因此而被赦免。甚至还可以革职留任,以戴罪立功。

玉柱瞥了眼一直没吱声的老四,他心中觉得十分有趣。

老四,精通庶政,熟悉河工,了解弊政,却无军事才能。

老十四,精通军事,却不懂处置庶政,更不了解民间的疾苦。

嘿嘿,这对亲兄弟,若是一条心了,倒是完美的帝王组合了。

不过,话说回来了,老四和老十四居然穿一条裤子了,就该老皇帝夜不能寐了。

直到散朝之时,老皇帝都没问玉柱。

玉柱也就明白了,火候未到,还需要互相扯皮一段时间。

没办法,河工修得太过于频繁了,几乎年年拨巨款修。但是,修了又无卵用。

今年这里决堤,明年那里破口,耗费了无数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却收效甚微。

必须承认,因为旗人的总人数过少,派兵镇压农民起义的成本过高,鞑清是皇权专制时期,修河堤次数最多的一个朝代。

北宋时期,一直被吹嘘为汉人王朝文治的巅峰时期。

然而,北宋时期的农民起义次数,远比鞑清多得多。

天朝的农民,只要有口饭吃,就是比小绵羊还要温顺的一群人。

但是,同样是这群农民,一旦要饿死了,所爆发出来的惊人破坏力,足以令任何统治者颤抖。

盐贩子黄巢的起事,最根本性的一个绝招就是,把农民们的粮食全部抢光,让农民们要么跟着一起造反,要么全族饿死。

饿极了的农民们,在动摇了唐朝统治基础的同时,顺带着把盘踞于北方千年之久的传统门阀势力,扫了个精光大吉。

这就为宋朝的大面积科举取士,破除门阀垄断权力的局面,铺平了道路。

康熙喊出永不加赋的口号,不管其效果如何,必须承认,他充分认识到了,农民起义的巨大危害。

如果鞑清的统治政策过苛,导致农民的起义此起彼伏,最终的后果必然是绿营的汉人武将逐渐得势。

事实上,长毛的起事,确实帮助汉人官僚集团逐渐掌握了兵权。

现在,玉柱回府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挨个看望刚出生的子女们。

尽管,有奶娘、丫头和婆子一大堆,但是,秀云和曹春都在坐月子中。

玉柱若是不盯紧点,万一出了个闪失,那就后悔莫及了。

洗三过后,五个小奶娃的眼睛,也都睁开了。

其中,佳颖的眼睛,既大且圆,亮晶晶的,格外逗人喜爱。

没办法,玉柱有六个儿子,已经不稀罕了。

玉柱从奶娘的手里,接过小佳颖,嘿,小家伙正在吐奶泡子玩儿,看着就觉得很可爱。

只是,玉柱才刚抱上手,唉,托着小屁屁的手心,就湿了。

佳颖这孩子,吃的奶多,嘘嘘也就多了。

奶娘带着丫头们,帮小佳颖换尿布的时候,小铁锤凑过来,好奇的问玉柱:“阿玛,妹妹怎么不会说话?”

玉柱明白了,这孩子吃醋了,便俯身将他抱进了臂弯里,捏着他的小鼻尖,笑着说:“你妹妹刚出生不久,肯定不会说话的。待到她一岁左右了,就会说话了。”

“阿玛,将来妹妹生的儿子,是不是要唤我做舅舅?”小铁锤像个好奇宝宝似的,问个没完。

玉柱哑然一笑,小佳颖才几天大,还不满半月呢,小铁锤就想当舅舅了?

“是的,你是亲舅舅呢。不过,舅舅要有舅舅的样子,必须保护好你的外甥或是外甥女,懂么?”

“嗻。”小铁锤显然还不知道真正的保护是何意,但是他挺了小胸脯,举起小拳头,大声说,“谁敢欺负我的外甥女,我就敢揍扁了他。”

五个小婴儿,都住在同一个院子里,这是玉柱的特意安排。

二十个奶娘,几十个丫头婆子们,全聚在一起,互相监督着,看谁敢不及时的换尿布或是喂奶?

另外,小轩玉和小铁锤,下学了之后,都要到院子里来,挨个看望下弟弟和妹妹。

手足之情,必须从小培养啊!

从小一起长大,将来,总不至于闹得骨肉相残吧?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