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仙人消失之后 > 第436章 困降一国全文阅读

第436章 困降一国

贺灵川闭上眼,默默垂首。

这不是他送走的第一个战友,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他们都把热血洒在了异乡的土地上。

……

这一区扫荡过后,断刀小队全员负伤,程度不同而已。

贺灵川因为身先士卒,遇险次数最多,有两回险些被直接KO送出梦境。

代价就是肋下被打穿个洞,右边耳朵被削掉。比起来,其他皮外伤都不值一提。

阿洛给他缝耳时,他痛得咝咝直叫。

“叫什么叫!”阿洛黑着脸,自己脑门儿上也缠着布条,“那么大一间黑屋也是能随便冲进去的?”

“我这不是想给你们打个羊攻么?”贺灵川呲牙咧嘴,知道自己在魂乡比在现实勇勐多了,出手尺度更大,“石陀粉呢,给我来点儿止痛啊!”

就算在大方壶里,每一场战斗也是难得的试炼机会,他要好好摸索属于自己的战斗风格和节奏。

此处不勇,更待何时?

“不能多用,那玩意儿有成瘾性。”阿洛一板一眼,“你们最近用太多了,能忍就忍吧,又不是断手断腿。”

好在这种清剿战斗很快变得零零星星,到了第五天午后,盘龙军就基本掌控了整个西芰都城。

如果红将军采用连坐之法来剿杀,速度还会快很多。

这也是许多攻城战常用的办法,但是败民众的好感度。

中间西芰王宫几次派军出城,想跟这些散军里应外合,都被宫城外严阵以待的大风军打退。

几次战损之后,西芰王宫也不敢再擅自出战,只是闭门不出。

毕竟每次的损伤少则数百员,多则超过一千一二百员,却无法突围,代价有点高。

就在呼延昭的度日如年中,西芰宫城被围困了十日。

他向臣民反复宣称的援军,连个影子都没看见。

而红将军开给他的领地承诺,也比之前又缩小了三分之一。

呼延昭心烦意乱。

宫城城坚粮足,还有水井遍地,尤其储粮是按照三千人坚守四十日的规格配制的。当年他家老头按这规矩配建时,还有一堆臣子反对,说太过浪费。

如今看来,老头子英明。

然而老头再英明也抵不住现在呼啦啦挤进来一万三千人,超了四倍还多。

人多,吃饭就多。

这么多人挤在城里出不去,还要成天肥吃肥喝,呼延昭心头滴血。

最糟心的是,药物严重不足。

宫城里的伤员超过四千人,重伤者九百多,还有二三百人因为药物不足或者施救不当,前几天就死了。

宫里怨声载道,士气低落。

而且,还有一桩恐怖的麻烦是老国君都始料未及的:

人畜的便溺。

一万三千多人,两千多匹战马,合在一起就是开足马力的造粪机器。

从前宫城有专门的夜香队,每天都要往城外运送,可是现在出不去了。

呼延昭要求士兵将便溺扔下城门,抛击盘龙军。

但被射杀十几人后,士兵们再不愿意这么干。

冒着生命危险去倾倒便溺,太、太不值当了,更不要提收集的过程,不如在宫城里随便找个角落……

因此宫廷里到处都飘着血腥气味儿,到处都有蚊蝇飞舞,伴随着西芰人一路走低的心境。

现在贺灵川就和柳条、胡旻等人坐在某间民房的屋顶上,一边吃鸡一边眺望不远处的宫城。

“城门楼上的灯光都灭了。”胡旻笑道,“看来他们连油灯都开始省着用了。”

断刀小队在龙喉关任务中表现出色,除了正常军功奖励之外,贺灵川还从军需官那里给队友搞来了每天两只烧鸡的福利。今晚闲来无事,大家就聚在一起吃全鸡宴,以水代酒。

门板笑道:“风向一变,宫城里面的臭气就往外飘,谁也不愿靠近。不知道西芰人枕着大粪一天天地,怎么睡得着觉?”

柳条伸指在他腰间掐了个十字旋:“吃饭呢,说这么恶心的话题干嘛!”

胡旻也道:“我听说这几天宫城里也有逃兵跳出来,有的当场被射死,有几个成功熘过来投降。红将军就要他们坐在宫城门前吃肉喝酒,给城里人看。有一个坐得太近,吃得太忘形,结果又被射死了。”

柳条问他:“你加入大风军最久,从前攻城战也要打这么久么?”

“啊,有长有短。”胡旻想了想,“最长的一回,我们围城围了四十多天才打下来。”

柳条“哦”了一声,遂不再多问。

贺灵川啃了口鸡腿。他是这里唯一一个参加过干戈厅战前会议的人,因此基本清楚红将军打的什么算盘。

“西芰的老国君用都城好些年的收入,把宫城打造得铁桶一般,真正地易守难攻。据说防御符阵都有十几重。”他给手下们解释道,“真想强攻下来,恐怕得用人命去堆。因此红将军想要以围代攻,以最小代价换取胜利。”

仅仅是这样么?红将军和钟胜光的不着急,显然还有更多考量。

而且贺灵川也有自己的疑问:

今次偷袭西芰国,红将军为什么不用出三尸虫?

他听胡旻说过上次夺回威城的经历,守门的拔陵军突然发狂,反攻自己人,显然就是三尸虫发威。

但今次突袭任务比夺回威城更重,为什么战场上反而没有三尸虫的踪影?

这东西不惧元力,甚至不受普通术法影响,是红将军的杀手锏之一。

为什么她还要用笨办法、慢办法,围困迫降呼延昭君臣?

贺灵川有个奇怪的想法:

是不是用不出来?

从前他问过孙孚平一个问题:

既然有大方壶加持的盘龙军那么厉害,为什么不一路杀回西罗国去,反而坐困盘龙荒原?

孙孚平也没有答桉。

反而是盘龙废墟幻境中的黑蛟给了他们一句话:

你们带不走。大方壶就是盘龙城,盘龙城也是大方壶,早就连为一体。莫说人类,神明也无法带走。

而西芰国已经离开盘龙荒原的范围,是不是因为超出服务区,所以大方壶里出来的三尸虫带不到这里来?

如果红将军和钟胜光不能带走大方壶的话,那么这趟西芰之行……

再联想这几天红将军与呼延昭谈判,总给贺灵川一点奇怪的违和感。她向来杀伐果决,何时会给人这么多次机会?

贺灵川皱起了眉头。

又过五天。

盘龙军也没有浪费时间,早就分拨出几支部队去占领西芰全境,消减都城作战的压力。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在这期间,从都城的王宫里翻墙逃走的西芰士兵越来越多,他们甘愿冒着被督军射杀的风险也要逃离,因为宫城里的食物早就不够吃了,又因为士气低落、元力衰退,高大的宫墙内开始有疫情传播。

原本宫城里就缺药,现在更不得了。普通小兵就算染疫也根本得不到救治的机会。

不如冒死出逃,还有一线生机。

又过五天,连呼延昭本人都有些浑浑噩噩了。

将士投过来的眼神跟二十天前已经完全不同,若非还有些心腹死死护住他,宫城内早生哗变。

忽然有一骑飞快奔近城下,高喝道:“呼延小儿快出来,你的援军来了!”

守在城上的卫兵一个激灵往下看,却见一名大汉纵马在城下来回奔驰,手里长枪高举,挑着一串乱蓬蓬的人头,至少有五六个之多,头发都结在一处。

这大汉正是南轲将军。

他喊了七八回,都喊到不耐烦了,脸色苍白的呼延昭才爬到城门楼上,往下一看,顿觉头晕目眩:

南轲将军枪上挂着的那串人头,正是南屏守军的将领,从上到下,次序都没错。

他在城里一直给众人打气,援军早晚会来。

现在援军的确来了,却不是以他们期盼的方式。

“当”地一声,有个城头小兵手里的长刀落地,发出好大声响。

没人理会他。

南轲将军看着呼延昭笑道:“我们红将军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现在投降,还能在泸瓜河以南称侯。否则——”他长枪又是一举,“明年今日,就是你们所有人的祭日!”

泸瓜河?呼延昭嘴唇抖了几下。

现在红将军许诺给他的地盘,还不到最开始的四分之一。

早知如此,早知如此……

南轲将军又道:“对了,既然呼延昭冥顽不灵,你们城内谁能取下他的脑袋来献,同此封赏!”

城里一片抽气声。

砍下呼延昭的脑袋,不仅不用继续被困城中,不用继续挨饿,不用睡在粪堆边上,还可以去泸瓜河以南当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万户侯?

就连呼延昭手下几个亲信,看主子的目光都闪烁起来。

实在是城里这几天的日子太难过,新国君又没有妥善解决的手段。

呼延昭只觉众人投向自己的目光一下就充满了恶意,像狼盯着羊,像猫瞅着鱼……

也像活人看着死人。

但凡他反应慢一点,说不定这群人下一秒就能把他活撕了。

“等……”呼延昭看见后排有人举起长枪正对自己,再顾不得其他,急急叫道,“我投降,我投降了!”

他首先喊出“投降”,就安全了。

这货识相啊,南轲将军大喜:“那还等什么,开城门哪!”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