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修仙,从一本葬经开始 > 第492章 亲爹的警告全文阅读

第492章 亲爹的警告

“锻体术士共有四个大境界,分别是铸鼎纳元境,扩筋拓脉境,塑身定形境,铜皮铁骨境。

按照常理,普通锻体术士每晋级一个大境界,所需时间都要翻倍,比方说铸鼎纳元境需要十年,而扩筋拓脉境则需要二十年。

叶从文三个月晋级铸鼎纳元圆满境,这才过了一年又晋级扩筋拓脉圆满境,这是真正的修炼天才,整个澧州府,包括三大武侯世家子弟,没有一个能跟他相提并论的!”

练双桥详细地介绍给两个门外汉听,一双眼睛露出赞赏的光芒,看得俞悦悦心旷神怡,忍不住得意地炫耀道:

“叶从文不仅修炼速度快得吓人,他加官晋爵的速度更快,他现在可是猎魔卫百兽战场分队的副统领,统帅整个旁姓大队,手下有两百号锻体术士。”

转头看见练彩虹和俞健康张着一双懵懂的眼睛,立马就通俗易懂地介绍道:

“叶从文自从升官后,每个月有八十根金条的月俸,万全庄那七万亩良田也是他的,他们铁塔村一共有一百八十八个巨人加入猎魔卫,每个月人均四根金条的月俸。现在整个澧州府,除了卞甄贾三大武侯世家,就数铁塔村最有钱!”

“万全庄那七万亩良田都是叶从文的?他这一年立了这么多战功吗?月俸八十根金条,他一个十七岁的小孩子怎么用的完?”

俞健康身为俞府前任掌门人,对万全庄那七万亩良田是了若指掌,一年至少能收四百根金条的租子,只能感叹叶从文财运亨通。

练彩虹低头不语,自己之前执掌俞府钱财大权,自然知道月俸八十根金条意味着什么。可是自己当初是嫌弃叶从文穷酸,才棒打鸳鸯的。

“月俸八十根金条,那他攒一年的工资不就可以去俞府上门提亲了?”

练双桥笑着调侃道,一旁的俞健康和练彩虹也笑着看向自己的女儿,想到俞悦悦那火遍全澧州府的三不嫁条约,似乎很佩服俞悦悦的眼光。

俞悦悦瞬间有点小小失落,还不知道怎么回答,又听见练双桥问道:

“你刚才说叶从文已经给你找好了铸鼎宝药,宝药在禁忌圈哪里?魔兽多不多,他一个人打得赢吗?”

俞悦悦想着叶从文虽然没说要娶我,但他把皇室公主道教圣女都梦寐以求的五色宝药送给了我,那还不能证明他的心意吗?

怕父母误会叶从文不愿娶自己,俞悦悦立马就把那根藏了五色宝药的半截四色灵药掏出来,一边谨慎地吩咐道:

“娘,你去把院门锁好,我和爹爹们先进屋内说话。”

练双桥见俞悦悦如此谨慎,突然想到了什么,一双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急切地吩咐道:

“彩虹快去锁门,看看有没有外人跟来,健康推我进里屋。”

练彩虹对练双桥言听计从,急急忙忙去了大门口探风锁门。

俞悦悦跟着练双桥俞健康走入昏暗的里屋,练双桥让俞健康把厚重的窗帘拉上,才激动问道:

“悦悦,他给了你什么好东西?拿出来让爹爹也开开眼界。”

俞悦悦被练双桥的亲切劲给感染,望着亲爹那张苍老憔悴殷勤期盼的脸,还有养父那副不明所以的无知样。

血浓于水,父爱如山,做女儿的不能永远留在身边照顾他们,但还亲爹一个人身自由,还养父一个生育自由,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爹爹,我听你之前说过,唯有五色宝药才能让你身体恢复如初,也只有五色宝药,才能让养育我二十年的爹爹恢复生育能力。

恰巧叶从文挖到了一对三百年都不曾问世的五色宝药,他吞服了一根,给我也留了一根。

这次他原本是准备带我进禁忌圈吞服五色宝药的,但我想到吞服五色宝药耗时起码三个月,我怕两位爹爹等得心急,所以才提前过来把五色宝药分给你们。

毕竟救命如救火,等你们吃了五色宝药,身体恢复正常后,我也好安安心心跟叶从文进禁忌圈修炼铸鼎神术。”

俞悦悦说完原由,才慢慢地拧开那半截四色灵药,掏出那树根状的五色宝药。

“铸鼎宝药为果状,珍品宝药是叶状,一品宝药是花状,绝品宝药呈茎状。五色宝药位列宝药之首,果叶花茎根,生成根状才能隐藏身份,逃过高阶魔兽的搜查。

他叶从文是怎么发现的?听闻百兽山脉是火眼金睛兽的地盘,这种神兽最擅长搜寻天材地宝,它们都找不到,叶从文一个十几岁的小娃娃是怎么找到的,他是不是身怀不得了的绝技?”

俞悦悦本想说叶从文会寻宝秘术,可一想到叶从文在绝笔信中叮嘱自己的话,寻宝秘术可是皇族大教都觊觎的绝技,一旦练双桥说漏了嘴,将来必定祸及家人。

“时间匆忙,我没来得及问他。”

“那倒也是,谁拿到这种绝世宝药还有心思去问那么多无关紧要的事情?悦悦呀,我的好女儿,我跟你养父如能痊愈,相当于再世为人,那都是拜叶从文宽宏大量不计前嫌所赐。你以后可要好好对他,替我们报答这份救命之恩。

在这里我这个亲爹只警告你一句,你千万别学你那不讲三从四德的娘。别人叶从文孤儿出身,从小孤苦伶仃无亲无故。

孤儿最怕什么?孤儿最渴望什么?

孤儿怕孤独,孤儿最喜欢人多热闹,再加上叶从文长得身材高大,英俊帅气,年轻有为,这种出色的少年郎怎么可能不招女孩子喜欢呢?

男人有能力了多娶几房媳妇传宗接代那是世家望族的传统,否则这么大的家产谁去继承?

家大业大的家族,一旦没了顺位继承人,那是会给族人带来灭顶之灾的!古往今来多少王朝世家,因为争夺家产闹得家破人亡,你酷爱读书,应该比我清楚。”

看见练双桥苦口婆心地告诫自己,俞悦悦羞得脸色通红,之前还认为叶从文纯粹就是花心滥情,现在听亲爹这么一说。顿时就恍然大悟,原来叶从文是在为子子孙孙做打算。

心里的怨气顿时就减了一半,待得俞健康也在遗憾自己没儿子后继无人导致俞府内斗不止时,俞悦悦终于忍不住哭诉道:

“我也不是学妈妈做妒妇悍妻,只是叶从文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太花心了,见一个爱一个,三妻四妾我也勉强可以接受。但是两位爹爹你们站在女儿的立场上思考一下问题。

他叶从文一个人就想娶一百二十八个媳妇,澧州府一百二十八个县,个个县的第一美女他都想娶,先不说荒不荒唐,一百二十八个媳妇,他身体再好,他吃得消吗?”

练双桥和俞健康对望一眼,纷纷感叹少年人不知红粉骷髅的利害处呀!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就连俞健康这个老实人都摇头苦笑:

“这确实要管管,娶媳妇不是逛青楼,露水情缘不用负责,媳妇娶回家了要是不管不顾,是要出大事的!

悦悦,什么时候你带他过来吃顿饭,我们俩个大人出面劝劝他,等他知道其中的利害处,自然就没那荒唐的想法了。”

“悦悦,不是做爹爹的说你,你向来知书达礼,难道就没听过名正言顺这四个字?

你现在跟叶从文只是儿女情长的恋人关系,你除了耍耍小女孩脾气,还能做什么?

叶从文他愿意听你的话就哄你一次,等他哪天厌烦了,把你的话当耳边风你能拿他怎么办?更何况要是有别的女人在他耳朵边吹枕边风呢?”

练双桥毫不留情地批评道,见俞悦悦似乎听进心里去,又苦口婆心地劝道:

“自古以来,男人想纳妾再娶,都要跟嫡妻商量,能不能成功得看嫡妻赞不赞成。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成为叶从文明媒正娶的嫡妻,那他以后想娶几个还不是你说了算?

国法家规,伦理道德,总有一款可以随时拦住他肆意妄为的,等你拥有否定权力的时候,是不是比你一味地闹小女孩脾气要有用得多呢?”

俞悦悦瞬间了悟,亲爹说得很有道理,哪怕就真是为了他身体着想,我只准他最多娶三个或者四个媳妇,谅他也无法反驳我。

如果再站在旁姓家族的角度考虑问题,做副统领的不宜跟三府有太多瓜葛,还可以再减掉一个。

到时候我,木豆芽,再加上蔺小鱼三个人给他叶家传宗接代,三人一起生上十个八个,绝对不会有后继无人这种事情发生。

siluke.com

俞悦悦害羞地点点头,从谏如流。拿出小刀,准备从五色宝药上切下两块,送给练双桥和俞健康治病,看看是否真有疗效。

谁知被练双桥拦住,正在俞悦悦不解时,便听见练双桥安慰道:

“你匆匆忙忙赶来,只怕昨晚连觉都没有睡好,先好好休息一晚,等你休息好了,再给我们两个吞服五色宝药,一旦有什么异常,你也能及时发现。”

俞悦悦第一次尝到亲爹的父爱,心都仿佛被融化了,之前的不愉快和过节都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此时的练成成也睡醒了,刚出了房间就被练双桥安排到厨房里生火做饭,练彩虹心疼儿子,也不再守在院门口。

俞健康看不得练彩虹干粗活,也快步走上去帮忙,就留下父女二人在那聊天。

等到傍晚时,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一家五口紧紧围在餐桌旁添酒夹菜,其乐融融,俞悦悦压抑了一年多的活泼开朗的少女心,终于得到释放。

正所谓酒不醉人人自醉,才喝了几杯甜酒,俞悦悦便昏昏欲睡,练彩虹把女儿扶到自己的床上,让她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

等到第二天醒来,俞悦悦只觉得浑身无力,连手指都无法动弹,比打完铸鼎宝药争夺赛还累。

睁开眼睛只看到朦朦胧胧的影子,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朵边引诱道:

“俞悦悦,我的乖女儿,你终于醒了?爹爹和你养父准备吃五色宝药治愈身体暗疾,你把五色宝药放哪里的?

拿出来给我,爹爹亲自去削一块下来,先把你养父的病治好再说。”

俞悦悦心底颇为赞同,觉得亲爹这招颇具当家人的担当,正想从储玉中掏出那根五色宝药。

突然自己想起养父俞健康所患的奇怪病理———无嗣症!

这怪病要怎么去鉴定,难道再让我妈妈练彩虹和养父同房,再生一个娃娃出来?

这样不行吧,前前后后得要一年时间,练彩虹已年过半百,能不能怀孕都两说。如果需要三个月才能显现出来,自己总不能在这里睡上三个月,我可是背着叶从文偷偷溜出来的。

要是耽误了时间,他去了百兽战场杀敌立功,我怎么穿过三四百里,危机四伏的禁忌圈去找他?

一念及此,就想先让二人吃下些许五色宝药,如果没有异常反应,自己就准备先去跟叶从文会面,等自己成为锻体术士后再来帮他们。

“爹爹,你扶我起来,我亲自拿刀把五色宝药分给你们两个,我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没办法伸手到储玉里拿五色宝药。”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